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13

前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paro




赵志铭也不知道是真的工作太累还是单纯的吃多了血液都涌向胃部,举着一串黄金糕脑袋一歪靠着沙发,等田野发现的时候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田野一脸惊恐地看着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赵志铭。不为别的,就为这个家伙睡得如此随时随地,为他居然举着串被咬了一半的黄金糕一手油这样还能睡着,这腮帮子鼓囊囊的像极了仓鼠,估计嘴里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咽下去。

别真是个粗森吧。

他不指望今天赵志铭能回自己那儿住了,也懒得再换衣服送这家伙回去。田野先把赵志铭的手擦干净了,吃到一半的黄金糕扔掉,捏着他的腮帮子把他嘴里的东西倒干净,书房铺了张被褥就把人往上头甩,期间赵志铭被这么大动作折腾居然没有醒,发出几声哼哼,在摸到被角之后自己裹了一圈盖到身上。

是真累到了。田野咬着指尖想。

他留给赵志铭空间好好休息,自己退出房间,坐在客厅的地板上。烧烤有些凉了,他拿去热了一部分,一手端着手机一手拿着烤串,拇指在屏幕上快速敲打着。

他在知乎上输入关键词“私人账号”,跳出来都是些有的没的,什么微信公众号啊什么某事件的评论啊之类的。同样的关键词输入百度,词条弹出来的却是一些银行方面的专业知识,扫了两眼他便没了兴趣,手机一甩专注于解决面前的烧烤。

田野折腾了半天,正儿八经他想得到的答案却没有发现,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不过就是一个微信号而已。他安慰道。金赫奎给赵志铭和自己经纪人的微信号多半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至于给自己的为什么是另一个……

我又不是金赫奎我怎么知道啊!

田野用手背抹了下嘴巴,气势汹汹地收拾残局,洗澡,上床睡觉。


怎么可能。

第二天田野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从床上爬起来,顺着厨房飘出来的香气脚步虚浮地跟了过去。赵志铭穿戴整齐,双手环胸盯着锅子里的速冻水饺,一回头瞅见靠在门框上的田野,忍不住向后跳了一步,腰撞在流理台上,疼得呲牙咧嘴。

“你昨天晚上当小偷去了?这么大黑眼圈cos国宝啊?”

田野十分应景地打了个哈欠。他脸皮薄,琢磨金赫奎的事儿琢磨到失眠这话实在是说不出口,说出来免不了一番揶揄。

“我说你怎么能吃着吃着就睡着,睡得还和死猪一样,贼强。”

“滚蛋吧你,我那叫工作辛苦。每天贼困。”

赵志铭挥舞着漏勺敲着锅盖哐哐响,田野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慢悠悠地晃到卫生间洗澡,吹风机吹到不滴水了就懒得折腾下去,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出门赵志铭已经把水饺放在桌上,自己却已经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你居然开始当人了。

娱乐版,为了工作,心疼一下我行不行。

赵志铭翻过手腕把自己正在看的那一页给田野扫了眼,金赫奎那张脸占了隔壁一张的整版,应援广告一类的。

田野嘴里叼着半个水饺,指着有金赫奎的那一版让赵志铭撕下来给他。

赵志铭从善如流,一边裁报纸一边念叨:“怎么这几天看报纸,每天都有这些。”

Deft最近在打歌,粉丝应援不是很正常嘛?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整个一迷弟。

赵志铭晃了晃裁页,压在茶几上,末了感慨道这些粉丝应援的用心。

过几天我手上还有节目他要来,你要不要混张工作证?

赵志铭给田野报了个日期。

田野想了想,摇摇头,那天他要去关心那群小孩子的事儿。工作比追星重要。这是底线。


看时间差不多了,田野有囫囵吞了几个水饺就把碗和盘子扔进水槽用洗洁精泡着,鼓着腮帮子去房间里拿了帽子扣在头上。两个人一块儿出门,赵志铭突然想喝咖啡,今天路上不堵到的比平时早一点,田野也跟着他去楼下的星巴克,当然,赵志铭刷卡积分,田野付钱。

“你这个粗森哦。”田野咬着冰美式的吸管,每一个字都是从后槽牙里磨出来的。

赵志铭一手抱着文件夹一手端着咖啡杯:“自古套路留人心,不懂了吧?”

说起来,你叫个美式还往里头倒那么多糖,何必呢你。

我怕苦不行啊?就是困,别烦。

小孩子舌头吧你是……切、你还真是个小孩。

得了便宜还卖乖。田野哼哼两声。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地走着,走过玻璃长廊发现电视台外面已经排起了长队,末尾站着的工作人员举起的牌子是他们电视台新开的一档娱乐脱口秀,排队的观众只能是参与录制的。

“他们组人气有这么高吗?”田野有些纳闷,上个月还看他们的执行导演一脸愁云惨淡的模样。

“请了嘉宾吧。我没关心过……你可以去公告牌上看一下。”

“没兴趣。”

田野按下电梯,咬着吸管盯着液晶屏发呆,直到被人突然唤了声名字,耳边是被玻璃隔绝在外模糊的尖叫声。


“Meiko!”

田野回头,惊讶地发现不远处站着的金赫奎。他的脑袋上反扣着一顶棒球帽,七分袖卫衣牛仔裤的打扮,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要不是田野对他的声音和那双眯成两道弯的眼睛太过捻熟他最多也就当来人是个新出道的艺人之类的。

“De、Deft……”

对于金赫奎在自己面前的突然出现田野有些慌乱。他本来是站在赵志铭和金赫奎中间的位置,等看到金赫奎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下意识地和赵志铭换了个站位,舌头打结。

赵志铭看着田野手里端着的冰美式,褐色的液体平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下降。

“你之前不是大义凛然的嘛?咋现在这么紧张。”赵志铭压低了声音凑到田野耳边问。

“废话,之前那是工作。”田野揉了揉太阳穴,“他怎么过来了?”

这个问题提的十分有失水准,这明星出现在电视台用脚趾想都知道肯定是因为工作,总不会是过来逛街遛弯的吧。赵志铭落在田野脸上的目光十分无奈:“录节目吧。你看外面的妹子们,看到金赫奎过来都要跳起来了。”

田野顺着赵志铭的目光扫过去,电梯间和玻璃长廊联通,不少妹子在保安的阻拦下透过最后一块玻璃朝着金赫奎挥手。金赫奎只是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明星气质,一个帅字贯穿一生,学着点。赵志铭冲田野挑挑眉。

怪不得……他们把Deft请来收视率绝对翻一倍。田野嘀咕着。

你这么相信你男人的号召力啊?

滚!什么我男人。

田野忍了好久,差点没把赵志铭一脚踹到电梯门上。


等金赫奎走近了反而是赵志铭先和他打的招呼,两个人点头示意了一下,金赫奎的目光这才从赵志铭滑到那边的田野身上。

田野脑袋上扣着一个棒球帽,黑色的,金赫奎有些眼熟,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他的帽檐压得很低,遮住了大半张脸,腮帮子鼓囊囊的,咬着吸管,有点儿……恼羞成怒?

反正很可爱就对了。

天晓得金赫奎怎么这么喜欢用可爱来形容田野。

“早,Meiko。”

“早。”

田野扬起脑袋看向金赫奎,脸色不大好有些无精打采,他的嘴唇翕和,说完就迅速地偏过脑袋盯着电梯的显示屏,连多一点儿目光都不肯分给自己。

金赫奎纯粹地当成田野昨天晚上没睡好,懒得理人,完全没有往田野正在害羞这个方面多思考。

三个人之间一时没有了交流。

然而金赫奎不知道的是田野这会儿心里正在打着鼓。本来他都忘记微信号的事情,结果隔了几个小时真人就杵在自己面前,困扰了他一整晚的心事又被翻上台面,小猫爪一样软乎乎的肉垫在心尖上挠啊挠。

很在意,就是问不出口。

沉默间电梯门打开了,赵志铭先一步踏上电梯,之后是田野,金赫奎在门口踟蹰了一会儿,刚准备上电梯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道:“咖啡店在哪里?”

田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金赫奎什么意思,赵志铭还保持着理智,猜到金赫奎为了躲粉丝肯定是从侧门进来的,便好心地指了个路,顺便做了个顺水人情。

“在大门口,让田野带你去好了。”

话音刚落,赵志铭就把田野一巴掌推出电梯,关上门。

说起来,他从刚在起就很在意金赫奎脑袋上那顶白色棒球帽了。


-TBC


我沐的催更良心的谴责下我终于更新了快夸我。

评论(21)
热度(83)
  1. 雨伞飞了魔都喰种软呼呼 转载了此文字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