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1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田野一直觉得自己挺幸运的。从被挖掘进入职业联盟,进入EDG,到后来稳坐首发辅助,在这个被Alpha占据主导地位的联盟内以Omega的身份寻到一席之地。

有时候田野也会想,如果自己不是个Omega能有多好。


四月五月交际之时是上海天气最古怪的一段时间。田野心不在焉地操作着锤石,熟悉新版本。绿莹莹的灯笼从锤石的手中投出,甩在离中单差一个身位格的位置。中单正被对面集火,点不到灯笼,无奈交出闪现才点着它逃之夭夭。Rank局里人难免会心浮气躁点儿,中单回城不过几秒的功夫,队伍频道上就已经刷满了污秽不堪的文字。田野看不懂韩文,瞟了一眼,打了个句号便不再搭理,继续提着小灯笼满峡谷转悠。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赵志铭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

他刚刚从二队训练室转悠过来,为了找明凯出去加餐,等待的空档他已经站在田野身后已经看了很久。且不说锤石原本就是田野擅长的英雄,更何况他对技能释放位置的精确度在全队都是数一数二。作为职业选手这些细节操作都是练习的重点,日积月累,几乎称得上是下意识的反应,但方才田野在一局Rank里三番五次地出现类似的失误,实在是难以解释。

“田野,夜宵走起?”赵志铭瞧见明凯拔了耳机、起身舒展筋骨,于是转头看向田野。他的队友已经推到了高地,赵志铭手臂搭在他的椅背上,手掌捏住他的肩膀,用力摇了摇。

“不去,很累。”田野抬抬眼皮,无精打采的样子。他面无表情地推开赵志铭的手臂,又开了一局排位,在等待的空挡补起前几天没看的番剧。

在田野那儿吃了个闭门羹后赵志铭没再自讨没趣,他转身,明凯已经等在那儿了。赵志铭待人一向热络,他手臂一甩勾住明凯的肩膀,一大一小两个野区帝王晃悠悠地往外走。临出门前赵志铭环视了一圈训练室,想起什么似的,皱皱鼻子。

“厂长你奶打翻了?”

“……你饿疯了吧都出现幻觉了。”

赵志铭想想也是哦,便没再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推门离开,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田野一瞬间紧绷的背影。

——咔嗒

一室寂静。


Omega出现发情症状实在是正常不过的事,更何况像在“战队俱乐部”这种满屋子都是Alpha的地方。训练赛途中任何一个Alpha产生异常的情绪的波动,不出两秒,不大的房间里便充斥着不止一种Alpha的信息素。这对于一个未成熟的Omega简直是一场噩梦。田野没少因此被逼到发情临界点,后来日子久了习以为常,这件事也从难以启齿的困扰渐渐成了家常便饭。

虽然同样是Omega,但童扬如何看待发情期这点儿田野从来没好意思提起过。然而,比起田野自己,一个刚分化没多久还极度不稳定的Omega,童扬早就已经被Alpha进行了永久标记,其它Alpha的信息素之于他虽然有影响但缺少诱惑力。从不会受到信息素困扰这一点出发田野十分羡慕童扬,在询问他关于抑制剂的用量时得到对方找个Alpha伴侣的建议。田野笑着拒绝了。一来是因为自己还年轻,二来是他并不想因为Omega的体质而做出违心的事情。

田野回忆起从前总有那么点儿哭笑不得。想想当年自己是一方孩子王,身板虽然比一般孩子纤长些却是健康而有活力的样貌。父母最开始以为自己的儿子这么闹腾兴许会是个Beta,后来去打职业,没打多久后出现了分化,出乎意料的是个Omega。田野因此被捉回家,呆了没多久EDG经理就找上了门,小孩儿骨子里未脱的执念让他咬着牙走向了职业的舞台。

田野和许元硕聊天时小胖半开玩笑地吐槽了一句:Looper的职业生涯是用成吨的抑制剂铺成的。田野瞥了眼自己桌角摆着的药瓶,自嘲地笑了笑,谁知道许元硕当时的话是如此的有预见意义。


童扬煲完电话粥回训练室的时候只有田野一个人在,他刚想开口便闻到一股浓郁的奶香。他迅速扫视一圈,周围并没有任何奶制品出现。童扬皱眉,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转过田野的转椅,预料之中看见小家伙紧闭着眼面色潮红得蜷在椅子里,额角渗出的薄汗打湿了刘海。

“扣神……”

额头上有微凉的触感,田野松开眼,有气无力地应着。

“怎么回事你。”

“明凯被人杀爆了……”

不用说后半句童扬已经可以想像那是怎样一副修罗场——明凯的信息素在Alpha里都是少有的强势,控制不住散开的话别说Alpha能感受到压迫,就连对信息素基本无感的Beta都会受到影响,更何况一个不成熟的Omega。

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童扬咬咬牙,抽了张纸帮田野擦掉一脑门的汗,退了游戏打开窗户,推了推田野的肩膀示意他上楼回房间休息。

“别吧,让我训练,完不成阿布要扣我工资的。”

“……你这样只会掉段。”

拗不过童扬,田野只得听话得起身,拖着沉重的身子上楼。他庆幸这个点基地里的人不是出去了就是闷在房间里,没有人会看到他的窘迫和无助。他撑着栏杆,两腿不住地打颤。因为年纪的关系医院给他开的抑制剂都是剂量最小的类型,临时喷雾也难以缓解来势汹汹的发情期症状。

是不是要偷偷地去开点更强效的呢。好不容易摸到自己房间门口的田野如是想。

“Meiko? Why u here?”

正当田野按下把手准备进门时,金赫奎的手臂悄无声息得勾上了他的肩膀,清淡的香草味将他笼住。

“No…Nothing…”

田野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得一个激灵,背部肌肉绷得笔直。他没想到金赫奎会这么碰巧出现在这儿。

Alpha的信息素像一种毒药,田野的理智在极力抗拒,但身体却先一步做出诚实的回应,贪婪的吸食着空气中每一丝甜蜜,后颈的腺体酸涨涨的疼,一开口,本来清脆流畅的少年音调一瞬间磕磕绊绊,尾音打颤,透着股难耐。

周身的牛奶香味愈发浓郁起来,金赫奎意识到什么,借着身高优势向下打量,意料之中瞧见眼角发红的田野咬着下唇一脸凝重。他不由得眼神一暗,手臂用力把人拉进他的房间,关门落锁一气呵成。

“Let me help you Meiko…”

没外人在场金赫奎放开了对信息素的控制。香草的味道混着牛奶的,甜得发腻。金赫奎的唇瓣磨蹭着田野的后颈,他低沉的嗓音在田野的耳畔回响。田野呜噎着,体内的热浪一波接一波地翻滚着、咆哮着,蚕食着最后的理智。


-TBC

评论(6)
热度(109)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