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2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等到身边的人呼吸逐渐平缓金赫奎才翻身下床,轻手轻脚地从田野的衣橱里翻出一件T恤,照着自己比划了两下,还算合适。即使两个人有着超过五公分的身高差,都是精瘦的身材的他们在衣服码数这块儿除了长度大小都能完美消化。金赫奎钻进房间里的浴室洗了个澡,再出来时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他一手擦头发一手收拾满地的狼籍,等收拾得差不多便窝进沙发里,望着窗外出神。

俱乐部十分尊重Omega,给他们安排了专门的寝室,设施都是独立使用的。金赫奎此时很感谢这份贴心。下雨的关系窗子只开了一条缝,室内尚残存着过分甜腻而旖旎的气息,赤裸裸地提醒着他方才的疯狂。也正是这样的私密,这般嗜骨的快感才得以存在。他转头看向床中间熟睡的人儿,背朝着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身上还散着属于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Omega、Meiko……

金赫奎小声地琢磨起这两个词汇,发出一声满足的谓叹。

呵……

还在恍神时手机屏幕却亮了,金赫奎也不恼是谁打破他难得的平静,熟练地划开锁屏,屏幕上跳出名为“晟斌哥”的对话框。

——赫奎赫奎,在吗???

——韩服双排TnT!!!!

手机上时间显示三点十五分,金赫奎挑眉,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上扬的嘴角。

——两个AD,怎么排……

——不管你先上!!快点等你!!

对话就此终止。金赫奎心情不错,把手机揣进兜里,踢踏着步子离开房间,步伐轻快。临走前还不忘贴心的带走一些本不属于这里的物品,关上门,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落锁的瞬间田野睁开了眼。床上的人从被子里伸出一条手臂,摸索着扭开壁灯。灯亮了,一如往常,房间里的一切都已经被收拾妥当,就象金赫奎这个人看上去一样,干净、有条理。他叹了口气,熟练地从抽屉里翻出一支软膏,掀开被子。棉被下是泛红的大腿,内侧有明显被摩擦的痕迹,泛着隐隐的酥麻感,用指尖照着那块皮肤往下按除了烫还有些疼。他给自己上好药,这才放松地躺下。

金赫奎你到底什么意思。

入睡前田野昏昏沉沉地想。


第二天田野一如既往地起晚了。他冲进食堂,随便塞了点什么垫垫肚子,转身便一头扎进训练室。离MSI开赛的日子越来越近,EDG过两天就要动身去美国做提前适应,训练计划连带着杂七杂八的琐碎直接把这群大门不出的选手打了个措手不及。田野开电脑的时候坐在旁边的金赫奎早已开始了日常的补刀训练,小黄毛在屏幕上跳来跳去。他听见旁边的动静也只是朝田野抬抬眼皮,道了声早。

许元硕坐在田野的另一边,小家伙一靠近他便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不动声色地关了自定义,打着放松腰部的名义悄悄挪到金赫奎的身后,半个身子靠在对方的椅背上。

“金赫奎你真畜生。”

许元硕声音不大,也只有他们两个能听见。其实金赫奎也不害怕被听见,他们两个交流都是用韩语,训练室里翻译不在,旁人听不懂。

“我什么都没做,只是帮他暂时标记了。”金赫奎顿了顿,补完最后一个刀后关了自定义,转头冲着许元硕,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彩,“各取所需。”

许元硕被这么一句堵得无法反驳。电竞圈里单身者互相慰藉早成了公开的秘密,只要不闹出意外怀孕或者强行标记这种事俱乐部基本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金赫奎是什么人?表面上软软糯糯一副Omega的皮囊,实际上心思细腻得很,知道田野年纪小便绝对不越过那条灰线。这样的顾虑按照金赫奎的说法是留着田野的处子身一来不用自己负责,二来避免这种因本能而产生的感情。

“那也只是你这么想……万一他很在意呢。”许元硕瞥了眼正和童扬讨论着什么的田野,十分担忧。

金赫奎沉默半晌,摇了摇头。

“他会有他喜欢的人,但不可能是我。”

谁给你这种自信啊。

两个人有大半个少年时光是绑在一块儿的。许元硕实在是太了解金赫奎了,知道他现在心里住着个人。爱情使人盲目,盲目到足以忽视任何潜在的因素。他腹诽,又慢悠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自定义新开了一局,他操纵着妖姬在中路横行霸道。

像极了现在的金赫奎,强势却落寞。


“所以昨天你们……”另一边,注意到田野异样的童扬把小孩子抓住,问个清楚。他的眼神往金赫奎那儿瞟了瞟,田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轻轻地点头,小嘴撅着咬住棒棒糖的管子。

“还是那样,各取所需。该干嘛干嘛。”

童扬一时语塞。

他回想起田野进入EDG的第一个发情期正好是某场比赛前一天,小孩子不知所措地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谁也不说,阿布以为是田野太紧张了,便派金赫奎去安慰下自己的搭档。第二天一早神清气爽的金赫奎领着双眼通红的田野上了车,童扬本来以为这件事就此翻篇,但比赛结束后田野才找到他大哭了一场,这才知道是金赫奎解决了田野的发情期。

虽然方式欠妥当,但从某种意义上对田野却是最好的,因为田野的确没有失去什么,而且避免抑制剂的过度使用对Omega的身体是种保护。找还是不找金赫奎谈谈这件事童扬纠结了很久,这么一犹豫反而让田野释然了。

各取所需。

少年老成用在此时的田野身上再合适不过。童扬多少有些愧疚,揉了揉他的脑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发愣的空田野拽了拽童扬的衣角,招了招手,有些兴奋。

“荡荡排吗?明凯韩服排位来不来??快让我抱波大腿!!”

“田野你很膨胀啊。”明凯丢了个组队邀请过去,探出半个身子朝着童扬,“扣神快来带一波上分,强势带妹很嚣张。”

“你才妹!!明凯这个人问题很大。扣神我们双排让厂长自己养猪去。”

只需要一句话田野的表情便生动了起来。童扬心里是欣慰的,他打心底感受到田野那股对职业的热情。但他反手就给了田野一个毛栗子——作为叫自己花名的抗议。他看上去十分高冷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接受邀请。

“先说好,我打野。”他说。

明凯和田野不由得哀嚎。

一大一小两个不安生的主凑一块,骚话满训练室转悠。三轮车发车期间还夹杂着金赫奎的惊呼和许元硕一时兴起的配音。

曾龙从三少那回来,一进训练室铺天盖地的便是来自世界的恶意。

这是EDG还是疯人院? 自己桌上的零食被瓜分干净,一脸懵逼的曾龙如是想。


-TBC

评论(8)
热度(76)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