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4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曾•兄弟不给我留甜品•龙追着明•贪吃•凯从训练室一路跑到宿舍区。明凯眼疾手快地握住自己卧室门的把手,拉开了门往里闯,关门的一刹那曾龙借着体型优势蹭着门缝泥鳅似的闪身,安全攻入敌方老巢,长腿一勾甩上了门。

明凯见势不妙,双手环胸背抵在床架上,大喊道:“U神,你不用这么做我也会帮中的!”

曾龙对于眼前摆出一副贞洁烈妇模样的明凯哧之以鼻。他靠着衣橱,双手环胸,被明凯这番说辞弄得又好气又好笑,开口问:“我们EDG最强势的男人,有没有点Alpha的样子啊?再说了潜规则我也得潜荡荡啊,怎么说也得但求一睡童帅,你嘛……”

“没看出来啊曾龙,你偏好人妻啊啧啧啧……亏得童扬把你当兄弟。”

明凯脸上浮现出奸计得逞的笑容。曾龙一瞧就知道自己又被明凯套路了,当即双手举过头顶,嚷嚷着让世界多一份真诚,身子一歪倒在床上,摸出手机看了眼锁屏。

“明凯我和我女朋友多久了。”曾龙冷不丁地开口。

明凯一时语塞,满脸的嫌弃。

“……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啊曾龙。”

“不是……我的意思是,”曾龙坐起身,迎想明凯生无可恋的目光,一边组织语言一边比划,“田野和Deft……他们算在一起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明凯耸耸肩表示自己不是很懂现在年轻人的世界。

“田野身上都是Deft的味道……应该是在一起了吧。Alpha和Omega,又是下路的搭档,很般配啊。”他微微一笑,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继续说,“田野这孩子很倔很直肠子你也知道,要是他对Deft没意思怎么可能就让他碰啊。”

这么解释似乎有些道理。

“你很了解田野啊。”曾龙不由得感叹。

明凯低头挠了挠鼻尖,语气里是抑制不住的雀跃。

“那是,我看中的宝儿,拱手让给毛神真的可惜。”


曾龙知道明凯指的是田野刚来EDG试训那会儿的事。虽然田野在先前的战队担任辅助,也有着不俗的表现,但经过几天接触,明凯拍着姬星的肩膀感叹真是挖到宝了。作为那一批试训生里最受瞩目的新人,决定签约之前田野成为EDG的替补打野这件事似乎理所当然,但在冯卓君的坚持下田野还是顺了原本的道路。

“你要是决定退役还有赵志铭在前头,田野他不应该花那么多时间做你的影子。我看好他,一年绝对能上首发。”

那是冯卓君决定退役前没多久的事儿。姜到底是老的辣,冯卓君退役后,被临时拿来顶替阵容的陈宇浩顶着压力和金赫奎搭档走下路。对于陈宇浩来说,在他身前是中国代表性的国产辅助,手边是磨合没多久、来自三星王朝的世界顶尖ADC,压力不可谓不大。说不清是紧张还是换位后的不熟悉,陈宇浩和金赫奎的下路组合效果并不理想。形势所迫,田野披挂上阵,从初期中规中矩的表现到后来可圈可点,逐渐发展为团战的胜负手,坐稳了首发的位置。

“毛神那是真的有远见,阿布听你的那是尊重你认可你,你这私心还真差点埋没了人才。”

对于曾龙的吐槽明凯忙跌不停地点头。

“是是是,U神说得对。”

“所以你说他们到底在一起了没有啊?”

话题最后还是饶了回来。

“这么八卦不像你啊。”明凯眯起眼,有些狐疑,“应该吧,Deft要栽在田野身上的。”

敢不敢用稍微肯定的语气说出这话啊明凯。

曾龙腹诽,却对后半句话产生了兴趣。

“这么肯定?”

“Alpha的直觉啊你个Beta不会懂的。”

“……兄弟很膨胀啊。走!吃了我泡芙,不坑回本真是太可惜了。”

曾龙大手一挥,揽着明凯,两个人特哥俩好的出门,觅食。


吃饱喝足后田野回房间收拾行李,要带衣服、外设和一些私人的日常用品,剩下的等落地美国再去超市采购。田野拉开抽屉,里面堆满了抑制剂,手顿了顿,有些无奈地算了平常两倍的量塞到行李箱最深处。

出国不过小半个月,箱子倒是被撑的满满当当。田野拎着快半个人高的箱子下楼,晃晃悠悠步履维艰,只能让腰靠住楼梯扶手,防止重心不稳摔一跤。

金赫奎举着手机从房间出来正巧看到田野笨拙的蠕动,觉得滑稽。崔千柱在电话那头听见笑声便随口问了句发生什么了。

“明天出发,Meiko在搬行李。”

“那你去帮忙啊赫奎。看着你的Omega受累你这个Alpha做的真失败。”崔千柱笑道。

“什么啊……千柱哥就知道欺负我。”

金赫奎刻意回避掉关于Omega前定语的争辩,电话那头是阵阵嘈杂,软糯语调嚷嚷着的“么么哒”在全是思密达的背景声里显得格外突兀。一群人喝酒吃肉的喧哗让金赫奎无比怀念。嘴上虽然表达着不悦,但金赫奎因此心情大好,走到田野身边,把人扶稳后拎起箱子就往下走,全程步伐轻快毫不吃力。

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田捏了捏自己和金赫奎差不多粗细的手臂。同金赫奎擦肩时田野用新学的韩语说了句谢谢,转头又闷进训练室开了国服和朋友玩上几局。

听见田野不怎么地道的韩语发音金赫奎迟疑了两秒,这才反应过来田野是在向自己道谢。因为一直在基地里说英语,他的中文水平长期处于原地踏步阶段,沟通反而成了团队间的大问题。前几天听申明浚说田野开始学韩语了,对于他的用心金赫奎很受用。

Meiko,你很有趣啊。

“赫奎赫奎赫奎——”

一转眼的功夫电话那头换了个主人,隔着电波金赫奎都能想像得到那人薰红了脸半仰着脑袋的样子。他这会儿一定像只八爪鱼,手脚并用缠住离自己最近的倒霉蛋,口水酒水全往对方脸上抹——具晟彬每次醉酒后必定是一场年度大戏。

“晟斌哥,你喝醉了……”



-TBC

评论(14)
热度(80)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