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5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没呢——嗝、赫奎什么时候回来呀——回来可开心了哈哈……”

具晟斌一巴掌拍开崔千柱横过来抢手机的手,闪身扭到赵世衡身后躲着,冲崔千柱吐吐舌头。他背靠着赵世衡的背、脚掌抵着墙,不顾对方如何挣扎,自顾自地选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半仰着。金赫奎小声抱怨哥就知道炫耀,具晟斌不满地反驳道不是你让我多了个休假吗。

春季赛金赫奎在关键团战的华丽五杀宣告了LGD的败北,具晟斌在屏幕变成灰白的一瞬间除了失落,更多的是遗憾。他十分乐于接受亲近的弟弟成了更具挑战性的竞争对手这个事实,他还想和他继续鏖战下去——只是要等到下赛季了。

“对不起嘛哥……”表面上看着是道歉的话语却没有一丝丝愧疚,相反的,金赫奎出口还带着点儿雀跃的语调,“我会赢的,证明哥是世界第二ADC。”

“哈哈哈哈哈哈!!!谁说你就是世界第一了!!”具晟斌笑到肩膀直发颤,没保持住平衡,一不小心歪在地上。

金赫奎听见那头传来一声惨叫后便没了声响,连着冲麦克风喊了好几声,过了一会儿才传来崔千柱压抑的笑。

“他发酒疯摔地上了。赫奎你明天要出发了对吧?不打扰你了好好加油,回来哥请你出来玩。”

又叮嘱了几句崔千柱才收线,伸手就掐住躺在自己腿上玩手机的具晟斌的脸一阵蹂躏:“你这家伙没大没小的。”

“啊啊——哥!松手!!!”具晟斌一个激灵直起身,揉了揉发麻的脸颊抱怨,“手机还你了啊……”

“啧,晟斌啊你准备吊着赫奎到什么时候。”赵世衡抿了口烧酒,撑着脑袋,酒精的关系眼神迷离。

“我拒绝过了啊……金赫奎那小子死脑筋我有什么办法。”具晟斌嘟着嘴环视一圈,瞄见咬着筷子饶有兴趣地看好戏的李多允,不由分说扑了上去,冲着李多允脸蛋儿就是吧叽一口,“我喜欢我们多允,多可爱呀嘻嘻~bobo~~”

“哇啊啊啊啊!!!!快把晟斌哥拉走啊!!!!!!”


第二天田野一觉睡到自然醒,打着哈欠去食堂,一进门便瞧见明凯蔫了吧叽的样子。他蜷着身体,手上的勺子有规律的戳着碗里早就凉透了的稀饭,反观坐在他身边的许元硕,神清气爽,津津有味地咬着面包。

田野揶谕的眼神在两人之间徘徊:“哦?你们?two Alpha?”

许元硕对田野的言论持保留意见。他挑挑眉,悄悄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控制着会让田野感到压迫但不会不舒服的程度,瞧见少年捂着脸退后两步就收回气息,开口道:“You want try?”

田野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愤愤地抢走许元硕面前摆着的面包。

呜呜呜现在的兄弟一言不合就耍流氓。

明凯倒是冷哼一声,特神叨叨地开口:“小孩子不需要知道。”

田野有点儿无语。

“……别吧厂爹你真被上了???”

“很膨胀啊meiko,这叫老人的智慧。”明凯一脸的你太嫩了,推开饭碗,指关节扣了扣桌板,同田野分析说,“要坐大半天飞机啊,我要上飞机就睡一路睡到目的地,不用倒时差。”

有道理哦。田野默默给明凯点了个赞。

“嗯…我觉得我还是补番吧,到了再睡。”


于是吃完饭田野就跑会宿舍拿手机,准备下新番。外设都已经妥善收好,田野图方便懒得再拆行李,于是打消了玩游戏的念头,点开前几天翻译推荐给他的韩剧来看。因为这部作品是根据日本漫画改编的,田野正巧看过原作,所以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难以接受,微妙的违合感也就随意忽略了。

金赫奎吃完饭来训练室找台电脑打发时间,一进门便瞧见田野咬着手指盯着屏幕看地津津有味。他走到田野身后,趴在对方的椅背上,越过少年的头顶看着屏幕,有些意外地发现他在看韩剧

感受到椅背的后倾,田野抬头正顶到金赫奎的手肘,小小抱怨了一句。

“You like it?korean drama?”金赫奎问。

田野表示他只是被推荐的,不过还不错。

“together?”田野取下一只耳机递给金赫奎。

金赫奎愣了愣,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接过耳机带上,试图田野把音量调大。

带中文字幕的韩剧对金赫奎来说也是种全新的体验。听得懂台词却看不懂字幕,金赫奎时不时戳戳田野问字幕上写的字是怎么读、什么意思,活脱脱一个好奇宝宝。田野也觉得很新鲜,赛场上作为队友的金赫奎是实干可靠的输出点,生活里的金赫奎顶着软糯的皮囊耍着熊孩子的把戏,作为Alpha的金赫奎才会展现出与比赛时激进风格完全不一样的强势……

这么多面,却也只是一个金赫奎。

只是作为朋友的话应该会很开心吧。田野嘲笑着因为一个笔画过于复杂而一脸挫败的金赫奎,两个人向两边靠着,所幸耳机线够长,在空中拉成一段弧,飘幽幽地连着两端。



-TBC

评论(5)
热度(73)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