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6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来来来,车子在外面等了。”

工作人员真是操心劳力,又当爹又当妈,搬完行李又把几位大少爷恭恭敬敬地请了下来——明凯熬了一夜心情差到极点,除了许元硕、姬星和童扬其,他几个人都一致选择躲得远远得,生怕被无故波及。

机场完成Check in后几个人三三两两的聚在候机厅内无所事事。田野被童扬按着吞了两颗抑制剂,苦着张小脸坐在一边,成公地骗取来自教练的同情心。教练宠田野,领着小孩儿在机场里兜了一圈,回来时手上多了两个冰激凌。

赵志铭一看有吃的便两眼发光,对田野的称呼从田野一跃晋升为野神。田野心生一计,翘着二郎腿拖长了语调。

“来来来,叫爸爸。”

“野爹!!”

赵志铭的人生哲学,认耸能获得好处的时候……那就认耸吧。

成功获得冰激凌一枚。在冰激凌拿到手之后赵志铭对田野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舔掉嘴角沾上的雪糕,高深莫测地冲着田野画了个圈。

“今日不宜装逼啊,田野。”

有吃的在前田野是什么话也听不进去。直到他上飞机后,看到旁边坐着的赫然是周身冒着黑气的明凯,田野才意识到自己完全低估了赵志铭的畜生程度。

“阿布!”田野果断转身,“我们换位置吧!”

“??为什么?”阿布看了看明凯又看了看田野,“你们吵架了?”

“……诺言周围那股味道我很难受。”

阿布是Alpha,能感知到信息素。对于田野的话他持保留态度,不过Omega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得确保任何潜在威胁的消失。

顺利地换到新座位,靠窗的位置。田野心满意足地坐下后没多久金赫奎跟着在他旁边坐下。

“???Why you here?”

田野一脸懵逼。

“My seat here.”金赫奎扬了扬手中的机票。

额,我应该先问下阿布原本的位置的。田野生无可恋地仰头望着机舱顶,莫名的有种从熊窟里逃出来又进了狼窝的错觉。

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尴尬些什么。

机舱内响起了机长通告,预示着行程即将开始。金赫奎系好了安全带,说什么也想不通为什么田野会对自己反应这么大。他在脑海中将一个一个可能性排除,剩下的唯一一个却是让金赫奎玩心大起。

“Hey, Meiko,look at me.”

田野正举着手机补番,他望过去的时候正好和侧身的金赫奎的视线撞在一起,下意识地扭开脑袋,视线落在他的太阳穴上。

“what??”

“shhhiii…………”

金赫奎缓缓地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不同于平常强势入侵,他正试图以一种最温和的姿态将对方包裹住。感受到熟悉的滋味,田野的本能先一步行动,稍稍靠近了些,

空气中泛起了微微的甜。得到了期待之中的反应后金赫奎变本加厉起来。这排座位另外一个和前面一排是空着的,原本坐在后面的童扬和曾龙这会儿蹭到中间空着的位置上去了,两个人和翻译还有许元硕四个人挤在一块儿看电视剧,金赫奎身子一挡便将田野和外界彻底隔绝。金赫奎的手攀上田野的后颈,大拇指轻轻刮着突起的腺体,仔细地瞧着田野的眼神从疑惑渐渐涣散,更加重了他恶作剧的心理。

“What are u fucking doing…”

田野虽然吞了抑制剂这样的挑弄不至于发情但不代表他没有反应,不同于往常发情期时的意识混沌本能万岁,如此清楚地感受那股下腹部的空虚感对他来说还是耻度爆表。

金赫奎是极享受这个过程的,他凑到田野的耳边,温暖的鼻息洒在耳阔,清楚地看到田野下意识地轻颤,很是满足。

“fucking you meiko…”

道不清是为了不让周围人察觉这方小天地的异样,还是出于独占的欲望,金赫奎将声调压得很低,刻意拖长的尾音有着说不出的诱惑力。田野瞧着近在咫尺的金赫奎一脸平静地顺着自己的话吐出如此色气的字眼,手指还在自己的腺体上肆虐。下腹部荫蕴着的火热与空虚,自然缠上对方的手臂,自己身体里的本能在叫嚣着期待着被占有,但意志却是抗拒的。

金赫奎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啊!?就因为我是基地里唯一没有被标记的Omega?

田野只觉得很委屈,眼眶一红眼泪克制不住地啪哒啪哒往下掉。

纵使游刃有余如金赫奎,田野泪眼盈盈的模样他也是头一遭。意识到自己做的过头了,金赫奎收起自己的信息素,身体拉开一点距离,附在腺体上的手掌转移到后脑勺,一下一下小心的安扶着。

“sry…”

什么啊……你到底什么意思啊金赫奎……

“sibal!!!Don‘t touch me!!!”

田野胡乱得抹掉眼泪,啪得一下拍掉金赫奎的手,背过身带上耳机,也不管身后的金赫奎软软的声音Meiko、Meiko地叫着。



-TBC

评论(10)
热度(85)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