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7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独占一整排的赵志铭和看累了想躺下睡觉的许元硕调了个位子。本来赵志铭看剧看得正起劲,挂着曾龙的脖子嚷着“你别不信女一肯定先和男二在一起”,没成想一股加了过量香精的香草牛奶的味道突兀地溶在空气里,甜的头皮发紧,有意无意地撩拨着脆弱的神经。

还没等他寻到这股味道的来源,斜后方田野提高的声调先一步钻入他的耳蜗,紧接着是金赫奎软糯的嗓音,一声一声地喊着田野的ID,被唤着的ID的主人却没有了响应。

“啊啊啊啊啊啊——单身狗求活路啊!!!!”

赵志铭嗷嗷叫着,一轱辘倒在曾龙腿上,嘴上念叨着龙哥求安慰,不由分说捉住曾龙的手一下一下顺着自己的头发。曾龙和翻译面面相觑,两道视线刷刷指向童扬,后者翻了个白眼起身准备往后走,路过走廊的时候被猛的抓住了手腕。他垂下眼盯着那只不速之客,是本应该睡得昏天黑地的明凯。

“你管不了那么多的。”明凯还很累,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显然是被那阵信息素给惊醒的。他比童扬更早进入这个圈子,分寸如何自然比童扬更有数。虽然说关于金赫奎和田野的事儿两个当事人或是知情的童扬和许元硕对他只字未提,到底年纪要长几岁,从二人之间若即若离的羁绊关系倒也猜出了七七八八。

“你懂什么。”童扬似乎被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绷着脸试图甩开明凯的手。那人的力道随着童扬的挣扎逐渐加大,手腕上勒出一圈红印。

挣脱未果反而遭了罪,童扬吃痛得闷哼一声:“明凯你个傻逼……”

明凯沉着脸没回答。

那边渐渐没了声儿,童扬瞥了眼,没坚持,一屁股坐在扶手上,甩了甩被握住的手腕,朝明凯冷哼一声。

“可以放开了吗?”

“……童扬你真特么多管闲事。”

明凯松开手,没头没尾地嘟囔着,拽着毯子角裹住自己,继续补觉。

半梦半醒间他似乎听到一声轻笑,笑意里带着点儿无奈。

明凯你能不做你的老好人了吗。

意识陷入黑暗前,他似乎听见有人这么说。


在飞机降落前一个小时姬星悠悠转醒,保持同一个姿势睡了七八个小时,连关节都是硬帮帮的。他活动活动筋骨准备起身找东西时赫然发现身边本应该睡得东倒西歪的明凯正直挺挺地坐在那儿,插着耳机看飞机上播放的电影。

姬星瞥了眼屏幕,估计着电影的年岁都够自己两轮了,明凯平常也不是个爱看电影的主,现在的专注多半是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他。

“诺言,有什么事和我说吗?”

一只耳机被拿走,明凯下意识转头靠近,眼前赫然是姬星放大了几倍的脸,吓得他差点跳起来大叫一声——如果他没系安全带的话。

“……卧槽、阿布你吓死我了,醒了没点动静的。”

“是你自己的锅ok?”姬星有点莫名其妙。他倒是懒得和明凯计较,都是熟人也就少了那么点儿拐弯抹角,“想什么呢你?田野的事?”

明凯比了个大拇指:“诸葛布可以啊,这都看得出来?”

阿布抬手就是一个毛栗:“废话我鼻子没废怎么可能闻不到。人家俩小孩你情我愿的你个无关的Alpha纠结个什么劲啊?”

明凯幽幽地看了一眼,勾勾手指,一脸高深莫测:“阿布你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姬星欣然同意。

“赌什么?”

“Deft会后悔现在这样对田野……嗯。”明凯顿了顿,考虑了下措辞,“至少会后悔没趁现在标记他。”

姬星看向明凯的眼神里不知为何多了一丝同情:“你应该找个伴侣好好发泄一下了,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认真的,阿布。”

明凯如此确信。

他在金赫奎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TBC

评论(22)
热度(81)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