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孤掌难鸣 08


*请勿上升真人,不要转出LOF

*ABO世界观,我流设定


姬星盯着明凯看了好一会儿,试图从他的眼神里找到那么一丝丝的松动——他失败了。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里。姬星没再开口,只是拍了拍明凯的肩膀,与那时他对他做的动作如出一辙。

算了吧。半晌,他对明凯说。

纵使姬星聪慧敏锐,感情这档子事儿说到底他也算门外汉。他相信明凯,相信他的理智与为人,相信他对这件事儿早已释然。然而伤口痊愈还会在皮肤上留下一道嫩粉色的伤痕,无人问津的夜晚它还会隐隐作痛,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主人这儿曾经受过的伤。

这就是为什么在童扬出于保护田野的立场意欲与金赫奎理论的时候明凯选择了阻拦,而不是做个冷静的旁观者,毕竟说到底他们之间和自己并无干系。

明凯对金赫奎心有所属的事心知肚明,但他却从金赫奎对待田野的微妙态度里寻到了一丝特殊,一份专属。

他会后悔的。仅凭直觉,他如此断定。

就像他曾经被劝解的那样。


明凯依旧记得那天的场景——那是他和童扬在一起的第三个月,那时,他们之间爆发了最严重的一次冷战。

小情侣吵架实属正常。刚开始姬星见两个人并没有影响训练,也就没怎么管,叮嘱几句点到为止,想着过几天就好了。只可惜两个人都是死犟的主,认为自己没做错便绝不低头。那时候EDG还过着在外租公寓当训练基地的日子,巴掌大的地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能想到这两人干脆把对方当空气,身为队长的冯卓君首当其冲成了两人的传话桶。

“诶,逼神你知道这俩搞啥吗?”疲惫不堪的传话筒咬着筷子嗷嗷抱怨,朱佳文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倒是玩手机的曾龙一语道破天机——

你厂删了你荡在韩服抱的打野大腿。

卧槽诺言这家伙智商是被吃了吗???就因为这个???冯卓君一巴掌哐的一声砸在桌面上,人从椅子上弹起,用力过猛疼得自己呲牙咧嘴。

“说起来诺言为什么不标记荡荡啊?”朱佳文冲着一个霸着训练室一个占着卧室的事件中心努努嘴,“他们这网络奔现的战线拖的未免太长了吧。”

“谁知道。”冯卓君问曾龙,“你呢?荡荡那么粘你,说什么没?”

“别吧毛神求放过啊,诺言听到又要气几天了。”曾龙忙着打字头都没抬,“万一今天晚上就把事儿办了呢?”


曾龙买了那么多次彩票,百万大奖次次落空,因此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无心的一句敷衍居然成了现实。

童扬的发情期到了。

作为童扬的伴侣明凯被一群人压着关进房间,在来自队友不怀好意的笑容里红了眼。他关上门,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熟悉的味道,挂在心尖儿的人儿带着双被情.欲熏红的桃花眼泪眼盈盈地望着自己。

“童扬……”

明明还在气头上,至于什么原因,比起童扬,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他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小心的靠近,双手扶着对方的肩膀,像对待一件珍宝一般,一点点地、一点点地,缩短着距离。

——滚。

唇瓣相触前的瞬间他听见童扬不带感情的冷淡语调。他的手被挥开,手臂尴尬的停在半空,样子十分滑稽。他看见童扬裹着被子缩到了墙角,明明全身都在发抖,肌肤是滚烫的,却还是克制着,下唇咬到发白,理智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也不愿靠近明凯一步。

明凯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便软下态度诚恳地道歉,童扬的忍耐他看着也心疼,只想让他尽快地释放这股压抑的欲望。

童扬听完明凯的一席话,冷哼一声。

“你是不是觉得,道歉就可以了?”

明凯有些懵,也正如童扬所说,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我从来都不是你的所有物啊明凯。”童扬烦躁地抓了把头发,“如果只是Alpha和Omega,那我何必选择你呢?是个Alpha都能满足我,我干嘛费事要耗在你身上呢明凯。”

因为你是明凯啊你知道吗。

童扬未出口的半句话不料成了战争升级的导火索。趴在门口听墙角的队友们并没有听见预想之中的春色满屋,却是争吵,一个比一个高的声调,还有枕头砸在地上的闷响……

“明凯你他妈什么意思?你会后悔的!!”紧接着门被拉开,明凯的脸上肿了一块,一脸阴郁。姬星处在人群的外围,他看见明凯扫视了一圈,抓住其中一个人往门里推。

“你喜欢荡荡吧?交给你了。”明凯说。

那人脸上的表情从茫然到严肃,他握住门把手,抓着明凯肩膀的手紧出了褶皱。

“诺言你认真的?”

明凯没有回答。

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明凯,倒吸了口气,又慢慢吐出来,握着门把手的指尖颤抖。

“……你会后悔的明凯。”

——啪哒

门上锁的瞬间明凯便离开了。姬星望着明凯踉跄着顺着墙沿摸到训练室,关上门,把自己封闭在里面。


第二天晚些时候童扬云淡风轻地出现在训练室里,身上带着一股子慵懒和不属于明凯的味道。他同姬星打了招呼,坐下,和往常一样拽着明凯在韩服双排。

训练结束后姬星找了个借口领着童扬出门购物,他怀里抱着巨大的购物袋,童扬跟在他身后,一边玩手机一边走路。

“才分开多久就开始腻味了?”姬星瞄了一眼他的手机界面,打趣道。

童扬微微一笑:“阿布你要是找个伴儿就会懂了。”

“那诺言呢?”姬星问。

童扬忽然停下脚步,姬星也停下来等他。童扬发完最后一条消息,收起手机,双手揣在口袋里。

“我爱明凯啊,我也知道他爱我……”对方是姬星,童扬便没有藏着掖着自己最真实的情感,“可能还是不适合吧。”

“可是……”

“他太强势,我也是,所以比起互相伤害还是放手来的好……更何况是他先放手的。”没等姬星说完童扬先一步打断了他接下来的发言,耸了耸肩。

“阿布你说……他会后悔吗?”

姬星回想起早上起来明凯晕倒在电脑前的骚动,无奈地点点头。

“何止是后悔啊……不过也是自作自受,居然委屈我们荡荡。”

“……阿布你这倒戈的。诺言知道肯定要嚷着你不要他了。”童扬抿着嘴笑了。

——阿布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居然连葡萄糖的钱都要和我算清楚?我失恋了你都不安慰我,我的心好痛!你准备另寻新欢吗?

你看看,你知道他所有的小习惯,你这么得了解他,而这份深入却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回忆中拔出来的姬星一把捉住在自己眼前乱晃的手,示意明凯让一让,自己去上厕所。路过金赫奎和田野时视线多停留了一阵,两个人之间的扶手被拉起换成了靠垫,田野躺在金赫奎的腿上睡得四仰八叉,而人肉抱枕一手圈着田野的腰一手托着下巴打着盹儿。

或许吧。姬星觉得明凯说得有点意思。



-TBC

评论(27)
热度(77)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