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一)

方便大家看就全权交给我肉发啦~~
喜欢的点个小红心啦~~么么哒-3-

Tenderness:

这是我和发糕 @魔都喰种软呼呼 一起搞的事写的文,顺序就是她写一章然后扔给我,我写一章再扔回给她w


大体上奇数章是她写的,偶数章是我写的


架空型,刑侦探案,也是群里的联文活动 @电竞投喂站 


主CP驼妹,副CP马荡,踩到雷区的请点右上角的红叉


关于OOC和bug,只能说...无能为力【不是】


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X N


第一章是发糕写的啦啦啦啦~


 


 


 


01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叶一层层叠落在树根处,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渗进泥土里。夕阳的余晖笼罩在D市的每一处角落,与路边的落叶形成渐变的颜色。马路上的车辆和人群相互擦肩而过,偶尔传来的一两阵鸣笛声尖锐地仿佛能划破天际,穿过地球大气层。


 


“爸爸!”


小孩从出校门时便一眼看到了来来往往人群中那个高大而英气的男人。隔着人山人海,他大声地叫着,以最快的速度跑着。圆乎乎的小脸仿佛被晚霞度上了一层暖烘烘的橘黄色,厚重的羽绒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笨拙。


 


男人张开双臂稳稳接住了许久不见的奔跑过来的小肉球,轻轻拂去了落在小孩肩膀上的枯叶。声音低沉而温柔。


“小野。”


 


 


 


——叮铃铃铃铃!!!!


 


尖锐的机械铃声毫无防备的响起,紧接着是惨叫声,杂乱的脚步声……小肉球甚至还没来得及抓住眼前男子宽厚的双手,那些美好的画面便被硬生生撕开一道裂痕,扭曲成一团,化作白烟消失不见。


 


只剩下黑暗,无尽的黑暗。


 


田野颇为无奈地翻了个身,眯着眼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按开锁屏,五点三十五分。


天都没亮吧。他有些愤愤的想。


 


十二月的D市天气已经足够的寒冷,手臂伸出一会儿便冻得冰凉凉的。田野整个人又缩回了被子里,伸了个懒腰,像是下定某种决心似的抓住盖在被子上的外套裹在身上,光着脚丫踩在地板上,啪嗒啪嗒跑到对面的床边,抄起一个毛绒玩偶就往床中央鼓起的被子包砸下去。


 


“金赫奎起床了!!!!”


 


“啊……”


白团子里这才冒出了个金栗色的脑袋,两只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儿,显然还没睡醒。他左看看、右看看,先是伸手从一堆毛绒玩具里扒拉出现在还尽职尽责发出巨大声响的老式双铃闹钟,啪嗒一声按掉,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抬起头,稍微撑开眼皮,盯着面前光着两条腿站着、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眼睛的田野,咧开嘴一笑,伸长手臂扣住田野的手腕,使了个巧劲儿往自己这边带。


没有防备的田野直接和一床的娃娃来了个亲密接触,还没等他开始抱怨就被金赫奎手脚麻利的塞进了被窝,手臂长腿直接缠了上来,圈了个严实。


 


“不冷吗。”金赫奎打了个哈欠,“再睡一会儿吧。”


田野撇了眼被冷落在床头柜上的闹钟,虽然被窝里的温度熏得他昏昏欲睡,但理智告诉他是时候起床了。


“你好像答应我陪我晨练来着……”田野往被子外探了探,试图利用冷空气让自己清醒起来。


“诶……不要……弄那个案例分析弄到三点才睡……”


金赫奎紧了紧手臂,往被窝里又缩了缩,连带着田野一起往被褥里陷得更深了些。


“不守信用的家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与在床上白日做梦之间田野果断地选择了后者。他重重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一点儿泪花,微红着眼眶朝着金赫奎,嘴上虽然抱怨着身体却很诚实地往热源缩了缩,在金赫奎的怀里找到个舒服的位置,眼泪鼻涕一道儿往对方的睡衣上蹭。


“我体测炸了你也爆炸吧。”


金赫奎蹭了蹭对方的头顶,没有回话。


 


只可惜这个回笼觉没睡多久就被一个电话打断。


田野醒过来时金赫奎正一边换衣服一边接电话,歪着脑袋用肩膀夹住手机满世界找钥匙的样子有些滑稽。金赫奎电话打完了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背着包站在床边,俯下身一个吻轻巧地落在还一脸迷糊盯着自己的田野的脸颊上。


“实验出了点问题,我去看看。”


田野还是直愣愣的盯着他没回话。


 


“中午带你去吃好的,我先走了。”


在金赫奎转身欲离开的时候,田野拽住了金赫奎的袖子,抓起柜子上的棒球帽扣在对方头上。


 


“头发乱了。”


 


金赫奎呼噜一把田野的软毛,急匆匆往外跑。


 


这么一折腾田野是彻底睡不着了,慢腾腾收拾好自己随意塞了口面包便揣着报告往学校走。出门之前撇了眼门口的小柜子,是一本厚厚的外科学教程,封面上龙飞凤舞地写着金赫奎的名字。


啊……系鞋带落东西的毛病真是一点都改不掉啊。田野顺手塞进包里,他下午的课应该来得及吧……


他这么想着,出了门。


 


这间房子在Z大对面——D市首屈一指的警察大学,是他们俩上学之后租的。父辈都是警察而且是老相识,因为这层关系两人算是“青梅竹马”,从小粘到大,十年前田野父亲的意外身亡让金赫奎代替了父亲成为田野守护人的角色。当初金赫奎为了安慰哭得全身颤抖的田野而牵起的手这么些年过去却再也没有放开。高考时田野为了追随父亲放弃了名校毅然决然报考Z大,金赫奎便也跟着田野去了Z大,考取了法医学。


录取通知书到的那天田野带着它跑去金赫奎家大哭了一场,无论金赫奎怎么劝都劝不动。


 


“你到底哭什么啊,不是进了吗……”金赫奎被这哭声终于闹得不耐烦了,硬是捧起田野的脸强迫他面对自己,瞧见对方红肿的双眼还是放软了声调。


 


“呜呜、好气啊!嗝、呜呜……不就是、嗝、体测不达标吗……凭什么……呜呜呜……”


田野上气不接下气的滑稽模样逗乐了金赫奎,碍于对方的心情金赫奎只得抿着嘴扯过餐巾纸一点点擦干净小脸上的泪痕。录取专业写着犯罪心理学,并不是田野一直期望的侦查学——输在体能测试刚刚达标这项上。


 


条条道路通罗马,哭过了那股子怨气泄了个干脆,时间一晃而过几年过去田野倒也随遇而安反而爬到了金字塔顶端。下课田野刚准备出教室就被导师拦住,让田野现在去多媒体中心,支支吾吾也问不出个原因来。这么一番反常举动引起了田野的怀疑,虽然乖乖按照指令去了多媒体中心,但神经是紧绷着的,小心翼翼地注意周遭的一举一动。


他站在门口,手轻轻地搭在把手上,屏住呼吸,准备往下按……


 


“你也来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


 


肩膀一沉,田野像只受惊地兔子猛地蹿了起来,不住地发出一声尖叫。他回过头,金赫奎的手背掩着下巴,眼神飘忽,耳朵透着红,环视四周,路过的学生纷纷侧目,窃窃私语。


 


“阿西吧金赫奎玩蛇啊!”


 


金赫奎似乎是很享受田野的气急败坏,他讨好似的揽住田野的肩膀,手掌在上臂收拢,捏了捏。


 


“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田野默默地对金赫奎翻了个白眼。


 


闹剧过后田野这才推门进去,偌大的教室里黑咕隆咚的,只有演讲台打了追光的地方围了一圈人。他们走到那儿,一共八个人,三个身穿警服,一个是校长,剩下四个是学生——田野都认识,全是各院系的尖子生。


 


田野打量着三个警员,二男一女,脸上毫无表情,无从猜测此时的想法。见两人过来校长朝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年轻的警员点了点头,女警员走出队列给每个人发了一个文件袋,要求他们先阅读其中的内容再决定是否签字。


 


好正式啊。田野心里犯嘀咕。


 


A4纸的第一行写了四个大字“保密协议”,田野下意识地和金赫奎对视了一眼,尽管环境昏暗他还是能轻易捕捉到对方眼底的担忧。介绍案例的时候提到过签署保密协议的事项,一般是涉及到侦查过程的隐秘程度或是说社会影响恶劣才会要求相关人员签署协议。


 


顶尖的新人,保密协议。这是什么样的案子呢?警察的直觉令田野不免感到兴奋。


 


“有什么想问的吗?”


温柔的男中音忽然响起,田野抬起头,那个年轻男警员正面带微笑的盯着他——尽管事实上毫无笑意可言,手上拿着一支笔。他看了看左手边的位置,本来站着两个人,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


 


“别看了,他们放弃了。”年轻警员回答道,“还有问题吗?”


“没什么。”


田野回以一笑,在末尾处,刷刷地签下了自己的姓名,把笔递给了金赫奎,看着他爽快地签了名,不知道为何松了口气。


 


原本一行六个人最后只剩下了一半,校长十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叮嘱了几句便挥手离开。等确定门落了锁年老的警员才开始做自我介绍,说自己是D市重案组的,现在和缉毒组做协查,招些人手。女警官是缉毒组的联络员,给在场的三人大概介绍了下构成,问了专业,和两位男警员商量了之后发了表格让他们填写。


在他们填表格的期间,年轻的男警员摇摇头叹了口气,对身边的老警员抱怨:“只有这么几个小崽子哪够啊。”


“小张你知足得了,捞了俩还说什么。”


“都是损耗品。有去无回的。”


 


田野手一抖,水笔戳破了纸,在桌上留下一个墨点。


 


“得,你在听我们说话啊,那就好好听。再给他一张登记表,要放档案的东西不能随便,虽然我不是很在意就是了……”


张警官一屁股坐在演讲台的台沿上,手臂支着脑袋,有些吊儿郎当的样子。


 


“那个……损耗品,是什么意思?”


田野本想开口,没想到被金赫奎抢了先。他的手被金赫奎的握住,食指和中指被捏在一起——那是金赫奎让他闭嘴的意思。


“啊这个啊……”张警官故意拉长了调子,他摇了摇手指,朝三个人的方向各指了一下。


“我先自我介绍,我叫张景焕,现任D市缉毒组组长,这边这两个……”他指了指金赫奎和田野,“以后你们跟着我,那个小子跟着他。”


 


“首先恭喜你们,虽然Z大是在警界出了名的优秀,但是现在行情你们也是知道的……这个案子成了,直接走内部渠道安排职位。算是比你们同学领先一步。”


“不过呢……得建立在一个基础上。”


“案子破了?”另一个同学插嘴道。


张景焕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笑。他站起身,走到早就放置好的设备前,打开投影机。


 


“现在我说的才是重点。你们都听好了。”


——————————TBC——————————


 


 

评论(2)
热度(102)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