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二)

我肉写哒棒棒哒😘🙆

Tenderness:

在这里立个flag,只要我糕写了新的章节,我就更文


所以请大家大力催更她!【不是】


奇数章发糕写的,偶数章我写的,下次就不说啦


 @魔都喰种软呼呼 


 


 


 


02.


D市警察局——


“今天的总结就到这里,这个案子一定要尽快完结,越拖受害人就越多。”


中年模样的警察一边收拾好桌上散落的文件,一边叮嘱在座各位。


直到他走后,位置上才响起稀稀落落的起立声。警察们大多伸着懒腰,嘴上也止不住地抱怨着。


 


“这案子,太难了…”


“我们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个好觉了,再这样下去迟早短命喽…”


“我已经好多天没吃到我妈包的猪肉馅饺子了…”


 


童扬将手中的资料一张张整理好,放进牛皮纸袋里,一言不发的样子与周围的抱怨声形成了两个对比鲜明的磁场。


“童警官,你怎么看?”


 


听到自己名字的童扬抬起头,顺着照射进来的阳光仿佛能看清他脸上细小的绒毛,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半眯着,似乎下一秒就要合起来。他揉了揉后颈,开口问道:“什么我怎么看?”


明凯无奈地摇摇头,一字一句地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


“我说,关于这次案件你怎么看?”


 


冬日午后的阳光确实有些催眠的作用,大半个身子在里面没多久,便感到了浓重的睡意。童扬伸出手打了个哈欠,眼角边溢出了一两滴泪水。他的一只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桌子,慵懒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仿佛下一秒就要将人催眠。


“就……没什么头绪……”


“……”


 


面前人忍住了想上去摇醒他的冲动,只是重重地拍了拍他的一边肩膀,童扬一下没受住,身体往一边倾斜。他好笑地看着明凯欲言又止的样子,正了正身子,恢复到正常的模样。


“我们太缺人手了。”


“这么多刑警,你想要随便挑啊。”


 


童扬摇摇头,指了指白板上还未擦去的分析图案。


“这样的犯人,肯定不是一般人。”


他再次看了看案发现场的照片,单手摸着下巴,小声说道:“我们需要一位心理学专家。”


 


Z大——


“所以……这是要我们去缉毒啊……”


田野习惯性地咬着手指,在听完张景焕的长篇大论之后得出了一个并不能算结论的结果。


张景焕放下手中的激光笔,一只手肘撑在讲台上,半眯着的眼睛像是一轮弯月,军绿色的警服外套勾勒出他细长的身子和宽厚的肩膀。微微勾起来的唇角使整个人看起来温和又高贵。他看着台下一直在不停地啃着手指的田野,和坐在旁边看着田野的眼中一直带笑的金赫奎,还有在俩人后面一言不发的许元硕,双手交错在一块,说道:“如果现在还有人想退出的,可以走。不过,我给你们时间考虑。”随后便走出了教室。


 


在金赫奎第N次把田野送进嘴里的手指拿出来后终于忍无可忍,低下声音在他耳边喷着热气。


“你如果再啃手指,信不信我把你嘴堵上。”


“……”


听到这句话的田野脸“噌”地一下红了,他放下手指,试图和金赫奎保持一定的距离。


“……离我远点!”


尽量无视已经熟透了的耳根,田野将金赫奎往与自己反方向推搡着,拒绝面前人的靠近。


 


“咳咳…”


一阵咳嗽声从背后响起,两人终于意识到教室里还有别人。


 


“那个……”许元硕淡定地开口,假装没看见两人刚才和动作。


“你们决定好了吗?走还是留?”


田野突然沉默了下来,他再次拿起保密协议看了又看,脑海里回想着张景焕说过的话。


 


“这次缉毒行动很重要,主要任务就是抓住目前在长江三角洲处最大的一个贩毒集团。”


“我们已经查到,三角洲这一块的毒品交易都是以他为中心。不过却查不到任何有关这位老板的信息,想必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之所以挑中你们,除了在校成绩优秀,还有你们自身的潜质。不过,这很有可能会是一个有去无回的任务,所以你们一定要考虑清楚。”


 


田野拽了拽金赫奎的衣袖,他又想起父亲十年前的那场意外车祸。


有关于童年的美好回忆仿佛在看到父亲尸骨的那一瞬间被硬生生地撕裂成一个口子,田野又想起那个下午,自己像往常一样站在马路边等着父亲来接他。那时候已经是春天,校门口两旁种满了桃花树,粉色的花瓣被颇有力道的风刮得微微颤动,没几下便落在泥土上。


那天他一个人站在路边等了很久,直到人潮拥挤的校门口变得不再那么吵闹,父亲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黄昏之下。尽管他并没有看清父亲的表情,却依旧能看到他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像是被放慢的电影镜头,田野似乎能听见他喘息的声音。


汽车响彻天际的鸣笛声和尖叫声贯穿田野的耳膜,矮小的他看不见马路中间突然聚集的人群里发生了什么,只能凭着小身板挤过人群,最终停在了最前面。


父亲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的手里还拿着刚出炉的栗子糕,身下不断流淌出的鲜血刺激着田野的大脑。隔着那么近,他似乎能闻到栗子糕的香味,混着浓重的血腥味,田野强忍住想吐的欲望,眼泪毫无意识地啪嗒啪嗒往下掉。


而那些与父亲相处的画面定格在原地,随着时间的流逝褪去了应有的彩色,像是泛黄的旧照片,形成一条条胶带放进田野最深处的回忆里。


 


“小野?田野?”


直到被人用力摇晃时田野才回过神,金赫奎皱着眉头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温度正常后松了口气。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田野咬着下嘴唇,深吸一口气又呼出来,下定决心一般点点头,毅然决然地说道:“金赫奎,我要进缉毒组。”


 


D市警察局——


张景焕还没来得及咽下踏进办公室的第一口水,便得到了刑侦队长的召唤。召唤理由是刑侦队要向缉毒组借人。


 


笑话!刑侦队的人快有缉毒组的三倍多,还要借人!?


尽管内心在吐槽,却依旧在进门前摆好了招牌微笑。进去时便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的刑侦队长,还有一旁的童扬和明凯。


 


“景焕啊,来来来坐。”队长起身将他安置在沙发上,一边倒茶一边开口说道:“这次叫你来,是刑侦队想找你借个人。”


张景焕心下奇怪,缉毒组总共就那么几个人,加上今天刚招进来的三名还未毕业的大学生,好像也没什么特别值得去借的人。于是他开口说道:“刘队,我这也没什么特别的人才啊。”


刘队长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坐了下来。


“听说你们缉毒组招了几个新人,其中有一个是学犯罪心理的?”


张景焕心里咯噔一声,皮笑肉不笑地回道:“……刘队消息真灵通,今天才招的你就知道了。”


还没等刘队长回答,一旁的童扬抢先说道:“这次案件的犯人和以往的不同,手法极为残忍高明,直到现在对他的任何信息都一无所知,所以需要一名这方面的专家来协助我们。”


张景焕将目光移到正在说话的童扬身上,青年棱角分明的轮廓在警服的衬托下英俊而挺拔,微微蠕动的薄唇在光线有些昏暗的房里看起来异常鲜艳。


 


啧,想不到刑侦队还有长这么帅的。


 


正当他想得出神入化之时,一阵略高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张警官,没问题吧?”


 


“……啊?”


 


童扬很想朝沙发上看着自己发呆的人翻个白眼,可碍于队长还在,只能耐下心来再复述一遍。


“偶尔借用你的新人,没有问题吧?”


张景焕摇摇头,却又想起什么说道:“可那孩子还只是个大二的学生。”


不仅是童扬,连刘队长和明凯都为之一愣,在他们的记忆里,最年轻的警官也至少是大四,而像大二就进入缉毒组的也算是闻所未闻。


张景焕见他们沉默了一阵,便开口说道:“你们还是找个专家来吧。”


正准备起身离开时,童扬叫住了他。


“等等!”


张景焕见他轻笑一声,随后听他说:“既然是还没毕业的,多积累经验也是好的。毕竟能进到缉毒组,肯定值得信任。”


 


 


在去警局报道的前一个晚上田野兴奋地在床上滚来滚去,直到床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金赫奎才顶着头蓬乱的头发从被窝里钻出来。


 


“你再发出这么大声音明天就别想下床了!”


 


听到这句话田野立马一个鲤鱼打滚从床上坐起来,双手规矩地叠放在膝盖上,一双眼睛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赫奎赫奎!”他跑下床不停地晃着金赫奎的胳膊,整个身子都黏在了他的被褥上。


“明天就要工作了,你都不紧张吗?”


金赫奎紧了紧被窝角,冷空气使他眯起了本就不大的双眼。


“有什么好紧张的?还是好好睡觉吧,我忙了一天快累死了。”


田野撇撇嘴,正准备站起来时却被大力拉进被窝里,暖意瞬间袭来。金赫奎关了灯,紧了紧抱着田野的手臂。直到怀里的人在胸口蹭了蹭,没一会便传来了有规律的呼噜声。


金赫奎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白皙的皮肤在渗进来的月光下有种近乎透明的颜色。柔软的黑发乖巧地贴在耳边,由于鼻炎的关系,嘴巴微微张开呼吸着。


他再次收了收手臂,闭上了眼睛。


 


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TBC————————

评论
热度(56)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