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三)

驼妹大旗摇起来!
驼妹tag有我守护!(...

Tenderness:

圈地自萌哦


我来撑起驼妹tag了 @魔都喰种软呼呼 








03


田野的生存原则之一,唯有睡眠不可辜负。于是第二天他终于砸坏了那个老式双铃闹钟,抱着枕头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金赫奎咬着烤土司盘腿蜷在椅子上看手机,许元硕捧着杯子盯着电视,听见动静的两个人同时看向田野……


扑哧。


田野对许元硕猛地放下杯子捂住嘴抖肩的动作不明所以,他睡眼惺忪地盯着向他走近的金赫奎,两团红晕在他本就白皙的脸上格外显眼。


怎么了?他张开手臂回应金赫奎送上的怀抱。


咳、穿好裤子别着凉了。


“……”


丢脸丢到太平洋了。


 


吃早饭的过程中田野恨不得整个人都埋进碗里,就算被金赫奎抽走了盘子他还是撇过头硬是不敢与许元硕对视。被冷处理的那一方耸耸肩对金赫奎充满歉意的眼神回以一声轻笑,表示没关系。


“说起来你为什么在这里。”许元硕应该住在学生宿舍,这么早出现在学校几百米开外的公寓是有点反常。


“我和你们一起去报道。”


“张队说今天会有人来接我们。”


 


约定的时间是早上八点整,三个人站在马路沿上等着,一辆纯黑的路虎平稳的停在三个人的面前,车窗摇下一条缝,露出一双桃花眼。与柔和的眼部线条不同眼神却是出奇的清冷。


他的眼神在三人之间迅速地扫过:“挺准时的啊。”


“童扬?!”


“早啊田野。”


车窗这才完全摇下来,童扬冲一脸兴奋的田野摇了摇手,童扬旁边坐着的明凯越过他开了车门锁示意三个人上车。


 


一番寒暄过后几个人才互相介绍了自己,几个年纪相仿的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交谈过后才知道原来童扬是田野的直系学长早就认识。


“对了童扬,为什么是你来接我们?”田野趴在椅背上问,“我和赫奎不是去缉毒组吗。”


“我们把你从张景焕那里借几天过来,嘿嘿。”童扬在开车明凯便代替了回答的活儿。他借了个电话,指了指许元硕:“许元硕你先去刘队那里报到,金赫奎……缉毒组的有人在那里等着,田野你跟我走。”


他顿了顿,面色凝重。


“那什么……早饭没吃太多吧?”


 


田野前脚刚放好包后脚就被童扬和明凯拉上了车,临走前金赫奎抓住他的手挠了挠手心。


“加油啊。”


田野在童扬揶揄的眼神下红着小脸坐上车,路虎一路疾驰最后停在了郊区某个废弃工厂,那里已经围起了一圈警戒带,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来走去,见路虎停稳便围了上来。


“明警官,鉴实科的已经到了。”


“还是没有线索吗……”


没有线索?


田野扫视一圈周围,穿着防护服带着铁箱忙碌的刑警,疏散围观群众的协警……他捏紧了衣服下摆,心脏突突地跳着。


这是真正的刑事现场啊。


“看到真的现场这么兴奋,你还真是天生的变态啊田野。”


童扬一手揽住田野的肩膀,递上一双鞋套,叮嘱他穿上便带着田野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往里面走。刚开门田野便嗅到了生物体腐烂的酸臭味,周围有水域的关系昏暗的仓库内部十分潮湿,靠近角落的部分立了一支补光灯,围了一小圈人。


“让让,带新人过来看看。”


“那个借来的心理专家?”


是说我吗?田野一脸鄙夷地瞧了眼童扬。


童扬先是把田野护在身后,示意旁边的人空了条通道出来。


要是难受就吐出来别忍着。童扬嘱咐道。


田野咽了口口水,捏紧了拳头才一步一步地向前走。


 


这是田野第一次见到正真的尸体。


鲜血早已凝固成硬生生的血条,趴在地上的人睁着一双大眼睛,里面写满了恐慌——说是人甚至都有那么些勉强,因为那具尸体并没有下半身,仅剩能够辨认的皮肤也因为巨人观而浮肿,手指扭曲成过于狰狞的模样,抓着潮湿的土地。


铁腥味从喉头往上涌,田野翻了个白眼背过身,扶住童扬不让自己摔倒。明凯站在旁边扑哧一笑,锤了拳童扬:“他比你强诶,想想你那次……”


“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田野的脸上毫无血色,他被童扬搀扶着蹲在空地上,盯着土里闪着的白色光点久久地失神。和在教室里展示的幻灯片不同,生命在面前消逝的太过真切,仿佛心脏被捏在手心狠狠的蹂躏,闷得喘不过气。


童扬在旁边等着田野恢复过来没说话,作为过来人他很能理解这孩子现在内心的挣扎。


果然还是太过了吗?童扬歪着脑袋翻刚刚递过来的信的结案报告。


然而出乎童扬意料的是,田野没让他等太久就起身跟着童扬再一次进入了现场,只是没了最初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从工厂回警局后田野被塞了一叠关于这件案子的报告,跟着开完报告会议才大概了解这是一起恶性杀人抛尸案件,算上自己下现场的已经一共发生了三起。抛尸的地点围绕在D市城乡交界处,离人口密集的居民区大约几公里远。


进度交流会上刑侦队队长强调为了防止群众的恐慌情绪蔓延,一切的调查应当小心谨慎。田野被划给童扬,负责犯罪嫌疑人的肖像构建,面对堆在桌上小山一样的文件田野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童扬,之前只有你一个人吗?”


不然呢。童扬合上一个文件夹换上一个新的。现有的资源太少,而肖像构建所需要的数据过于庞大,拼拼凑凑几个小块却始终缺乏能把一切联系在一起的关键线索。田野深吸一口气也开始阅读先前所有的文件,一张张触目惊心的现场照片令他一次又一次想要放下手中的文件夹,但责任感和某种执着促使他硬生生挺了下来。


童扬注意到田野泛红的眼角和苍白的嘴唇,啪的一声合上文件夹。


“今天先回去吧。明天带着东西过来,可能要通宵。”


 


晚上下班后,田野一个人缩在沙发上,将头深深地埋进弯臂里。


然后他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金赫奎回家比田野早一点,他换了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便看见小孩儿团成一团,心下柔成一滩水,亲吻落在对方的发顶。


今天对他来说也并不好受,泡在福尔马林里专供学生学习使用的尸体总归比不上现场拉回来的尸体具有冲击性,隔着三层口罩那阵若有若无的尸臭熏得他差点儿夺门而逃。验尸过程比在学校进行的更繁琐,不停地有新的证据送进来、报告送出去,他必须紧绷神经才能跟上脚步。


别说被拉去现场直观体验世间冷暖的田野了。


“田野,别害怕。”


客厅很安静,田野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背后那个人的呼吸声。温热的气体喷洒在他的后颈,却一点点安抚了他内心强烈的不安和恐惧。


“赫奎,我没事,”嘴上虽然这么说着,田野往金赫奎的怀里钻了钻,“站在现场的时候,我想起爸爸了。”


“为了爸爸我没事的。”


胸口的布料被濡湿了一块,金赫奎一时无言,温热的手指压在冰凉的颈侧,小心地揉捏着。


没事,我在。


 


焕然新生的两个小年轻第二天一大早各自背着一包衣服到了警局,趁着四下无人注意迅速地交换了一个在脸颊的吻便分道扬镳。田野花了大半天翻完所有的文件,A4纸哗啦哗啦记了好几张纸也是毫无逻辑。他瞄了眼童扬那边,也是一团乱麻。


“哎呦,怎么这么憔悴的,多吃点啊。”


张景焕套着一件浅色卫衣拎着一只塑料袋闯进刑侦队的办公室,要不是脖子上挂着的工作证说他是过来实习的学生田野也完全相信。


“张队……”


“你过来干什么?”


还没等田野说完从文件堆里抬头的童扬已经没好气的开口,一双桃花眼透着一股子戾气。他在警局里待了一夜穿的是便服,过大的T恤皱巴巴松垮垮搭在身上,被精心打理的发型翘起来几根,整个人散发着不快。


此刻这幅略显邋遢的模样比起先前一身警服笔挺的造型更多了几分生活的气息,张景焕的眼神意味深长地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分,转而把塑料袋放在桌上的空地,挥挥手便准备离开。


“我只是过来看看田野,童警官,我这就走。”


 


就在田野整理思路的两天里又有新的尸体被陆陆续续地发现,噩耗中的好消息是新发现的尸块属于之前发现的死者。午饭时间明凯作东拉着童扬和小新人出去搓了一顿,田野对着泛着红色的番茄浓汤抗拒不已,在金赫奎的强烈抗议下换来了对方的玉米浓汤。


更像脑浆。跟着大佬们见惯了这种场面的许元硕淡定的喝了一口罗宋汤。


金赫奎和童扬两个人按着田野才放弃了收拾许元硕的念头。


“头部,胸部,四肢……”


话题聊着聊着便凑到了这次的案子上,明凯拿吃剩的鸡骨头摆出了人的形状,比划着。


“内脏还差心脏和肝脏。”金赫奎补充道。


“第一名死者和第二名死者都缺少了这两部分。”童扬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明凯你能不能放过我的午饭。”


听了他们的话,田野似乎想到什么,若有所思。


 


“会不会是情杀?”


回到警局后田野飞快地从文件夹里抽出几张照片,一字排开,指着照片上的细节叙述:


“死者均为女性,都少了心脏和肝脏,虽然这么说有点牵强但会不会是‘小心肝’的意思?”


“小心肝?”童扬一阵恶寒,“有人会这么想吗?”


“啊我还可以证明……这个照片,虽然说第一个发现的死者是个收藏癖,但唯独这个戒指是有名的设计师品牌,考虑到死者的经济水品应该不会是自己出钱买的;然后第二个,在最新发现的死者的胃里有这个戒指……是不是很像?”


童扬点点头。


“第一个死者尸块的边缘十分不整齐,有交错的伤口,推测凶手第一次犯案是激情杀人,留下心肝则是留下纪念品。”


“第二个死者,杀人手法升级,明显更加果断,可能是预谋犯案。”


“要不要顺着这条线查查看?”田野眼里闪着别样的光彩。


童扬摸了摸下巴,掏出手机打通了电话。


“明凯,我这里有点头绪了……”


————————TBC————————







评论(4)
热度(58)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