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四)

圣诞快乐

Tenderness:

您的好友名侦探田野已上线,这是过渡案件所以破案过程很快


圈地自萌嗷


大家圣诞假快乐~ @魔都喰种软呼呼 


 


 


 


04.


趁着明凯和童扬打电话的间隙,田野拿起那张被童扬随手放在桌上的戒指的照片。不难看出这是一枚钻戒,并且看大小,应该是具有不小的重量。戒指的边缘经过精致的切割工序,即使是隔着一张图片,田野依旧能看出钻戒熠熠的光辉。


 


“童学长,这枚戒指的品牌知道吗?”见童扬这边刚挂了电话,田野便问道。


“卡地亚的,怎么了?”


田野翻看了一下第一个被害人的资料,女性,年龄为24岁,是一家贸易公司的主管。


 


“第一个被害人的人际关系有查清楚吗?比如有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


童扬闻言从柜子里找出一叠文件,上面清清楚楚地记载了与第一个被害人有着亲密关系人的详细资料。田野一页页翻看着,从亲戚到朋友,最后再到男朋友。


 


“第一名死者生前有一位男朋友名叫李同,30岁,是一名医生,两人从大学开始就在一起,不过半年前就分手了。”童扬指着田野手中那张印有照片的纸,另一只手拿着其他两名死者的资料,“我们曾经怀疑过这个人,不过并没有查到他和其他两名女性有过往来,而且医生的工资也不算高,应该是买不起这么昂贵的戒指。”


田野再次看了看关于其他的一些资料和照片,所有的被害人都是被从腰处开始截肢,上身被放在花瓶中,下身却被丢弃在不知名的荒郊野岭外。


 


变态。此时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两个字眼。


可除去第一具实体以外,其它两具被切割得都非常平整,就像是经过精心设计一样,犹如钻石般的切割面,非常有规律性。


 


……钻石?


 


田野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从一堆资料里翻出了印有其余两名受害者戒指的图片与第一个人的做对比,虽然拍摄角度不同,两枚戒指上也沾染了胃里食物的残渣,可不难看出,这三枚戒指是同一款式。


“学长!”田野朝童扬问道:“D市一共有多少家卡地亚的专卖店?”


“我们之前已经查过了,包括独立的专卖店和商场的专柜,一共有好几十家,可并不知道犯人是从哪家或者哪几家买的,所以调查起来很困难。”


童扬知道田野的意思,但是如果一家家排查下去调查量实在过大,也很容易打草惊蛇。


 


“叩叩叩——”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后门被打开了,明凯风风火火地走进来,经过办公桌时外套边缘带起来的风力吹动了最上面几张纸质文件。跟在他身后的,是穿着一身白大褂,口罩还挂在脖子上未摘下来拿着一份文件的金赫奎。


 


“赫奎!”


看到恋人后田野眼睛一亮,直接小跑到金赫奎身边揪着他的袖子,“你怎么来了?”


金赫奎摸了摸小孩有些凌乱的头发,细小的眼睛里全是笑意,“尸检报告出来了,刚好送过来,顺便来看看你。”


 


“咳咳”


还未等田野接话,一直杵在两人身后的明凯终于假装咳嗽了一声。


“办公期间不允许谈恋爱。”


童扬忍不住用手中的文件掩盖了正在笑的嘴巴。


田野红着脸往金赫奎身后靠,一只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衣袖。金赫奎用自己的手覆住他的手,安抚性地拍了拍,转头对两人说道:“我们说案子吧。”


 


“呦,都在啊?”又一阵声音从门口响起,童扬的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面无表情地从手中的文件中抬起头。


“那个,我看门是开着的,就直接进来了。”张景焕一手摸着后脑勺,哈哈地对童扬边笑边解释。


童扬将手中的文件放下,双手环在胸前,满脸冷漠。


“缉毒组最近这么有空的?”


张景焕依旧笑嘻嘻地,好看的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浅蓝色休闲的外套与童扬身上还带有从案发现场不小心蹭上泥土的卫衣形成鲜明对比。他一手搂着田野的肩,却又在金赫奎的凝视下很快松开手。


“我这不是来看看这两个新人工作进行地怎么样了吗,毕竟是他们的领导,还是要多关心关心的。”


 


哦,那你可以把眼睛从童学长身上挪开再说话吗。站在他身旁的田野如是吐槽。


 


童扬并没有理那个嘴角快要笑到耳边的人,专心看着金赫奎递过来的尸检报告。


 


“除了第一具尸体,其余两具都被切割得非常仔细和整齐。三具尸体并未发现有被殴打和虐待的痕迹,也未曾有过性侵犯的迹象”金赫奎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三具尸体都少了肝脏和心脏,并且根据之前的法医记录,第一具尸体的胃部有残留的牛肉,而后面两具尸体的胃部里发现了我们都发现了鳕鱼和红酒。”


“哦对了,关于送过来的玻璃瓶,我们在里面发现了残余的营养液体,同时也在前两名被害人的上半身检测出了相同的液体。”


 


“难道是犯人通过食物将死者毒死或者让她们先晕过去,再进行的肢解?”童扬单手摸着下巴,一支手指在上面来回摩擦。然后他看向若有所思的田野,问道:“你有什么头绪吗?”


田野习惯性地啃着手指,镜片后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得一旁的金赫奎直接拿走了他送进嘴里的手,一直握着没放开。


童扬假装看不见这两人的小动作,直奔主题:“你想到什么就说吧。”


 


田野理了理思绪,在脑海中整理了下台词,清了清嗓子,说道:“首先是三名被害人都少了肝脏和心脏,我刚才也和学长说了,虽然听起来有些牵强,这会不会是小心肝的意思?”


“小心肝?”张景焕抖了抖手臂,感到一阵恶寒,“犯人真会有这么瘆人的想法?”


“我也只是推测,因为三名死者均为年轻女性,且都留有相同品牌和型号的戒指,这该不会是凑巧。”田野环视了一下四周,见大家都在认真听他说话,于是深吸一口气继续说着自己的推理。


“如果这是情杀,那么说明凶手一定至少与三名死者中的一名是情人关系。而根据尸体的切割来看,凶手与第一具是情侣的可能性非常大。”


“从尸检报告上来看,三名死者的胃部均有牛排和鳕鱼,这不是一般人会去吃的食物。而且三枚卡地亚戒指都镶有真钻并且克拉数不小,这说明犯人比较富有。”


“刚才赫奎说两个瓶子里装有营养液并且尸体上也检测出了相同的液体,说明犯人对被肢解后死之前的被害人有着细心的照料。之前也提到过了,除去第一具尸体,其余两具被肢解时的切割面非常有规律,说明犯人肯定对人体解剖非常熟悉。而且尸体的切割面都像是精心设计过一样,就像是……”


“钻石。”童扬突然接话,他重新梳理了田野刚才的一番话。


“对人体解剖很熟悉,能够肢解出如同钻石一般的尸体切割面,除了……”


“除了医生,也没什么人会了吧?”明凯接过童扬的话,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戒指一边说:“如此说来,第一名被害人的男朋友李同算是头号嫌疑人了。”


“可是医生的收入没有那么高,更何况他还不是什么专家。”金赫奎翻看了李同的资料提出了疑问。


 


“关于这个,有一种可能性。”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景焕突然开口,他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眼神时不时往童扬所在的方向瞟,而后者假装感受不到。于是他正了正身子,继续开口,“医生虽然不允许在自己所工作医院以外的地方接活,可还有一种专门提供给那些需要额外收入的医生的工作,也叫作‘开黑刀’。”


田野思忖了一会,对童扬说:“还有关于卡地亚的戒指,虽然D市有几十家店铺和专柜,但是如果犯人真是李同,那么他一定会选择离住的地方或是上班地方最近的,并且是同一家店。”


 


 


 


 


从办公室出来的童扬和刘队长报备后,便派人去将李同带回来,自己转身带个几个人准备去李同医院附近那家商场里的卡地亚专柜走一趟。


 


“真巧啊童警官。”


童扬想自己身上一定是有什么宝贝,不然某人也不会一直跟着了。于是他选择低头玩手机,假装看不到迎面走过来打招呼的张景焕。


 


“诶别急啊童警官。”张景焕一把拉住准备擦肩而过的童扬,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把手机对着他。


“你就准备这么过去人家店里啊?”


 


童扬克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顺着张景焕的手机屏幕看到了现在的自己——在案发现场不小心留在上面的泥土,和因为通宵而凌乱的头发,看上去像个刚从灾区逃难过来的难民。他移开张景焕的手机,脸上漂浮着不自然的红晕。


“……我要走了。”


“诶诶,别啊。”张景焕拦住童扬的去路,抓着他的手就往外拖,“我家就在警局附近,去洗个澡吧。”


“……不用,我自己回家洗。”


本来就对童扬能答应自己没抱什么希望,张景焕很干脆地将车钥匙拿出来晃了晃,“那我送你回家。”


对方不咸不淡地回答:“我有车。”


“不行。”张景焕直接拒绝,边说着边将人往外推,“你一个晚上没休息不能开车,这可是基本守则啊童警官。”


童扬知道对方很果断,并且自己也确实很累,也就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随他去了。


 


 


 


李同被带到审讯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以后,田野和金赫奎到的时候除了童扬和张景焕以外,其余人早就在外等候多时。


田野从玻璃窗外观察里面人的一举一动。李同很瘦,手缩放在厚重的羽绒服袖子里,可即使是这样,依旧能看出裤子穿在他身上很松垮,衬衫的领子被熨得很平整,修长的脖子上仿佛能看到突出的喉结和青筋,头发整齐地梳在一边,从窗外看似乎是用摩丝定了型,金丝框眼镜下的双眼没有任何表情。


 


田野又开始咬着手指,频率比之前快出很多。审讯室里的人非常冷静,完全没有一点平常人进警局时的不安与紧张感。从外表上看,生活上肯定是个严谨的人,并且是个完美主义者。


一切都看起来很正常,可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


 


“我先进去了,你们在外面注意童扬那边的情况。”明凯见时间差不多了,叫了个警察一起进入了审讯室。


大家全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明凯和李同的身上。见到警察进来后,李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一下坐姿。明凯见状也不着急,脱掉身上的外套,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


 


对了!


田野脑中灵光一闪,之前所察觉出的不对劲终于是有了着落。


他转身问向身后的金赫奎:“你说一个人会在怎样的情况下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手?”


金赫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反问:“什么?”


“你看他。”田野指了指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李同,“审讯室的暖气很足,明凯一进去就脱掉了外套,可是李同在里面坐了那么久,还是穿着羽绒服不肯脱下来。”


“也许是他怕冷呢?”有人提出了可能性。


田野摇摇头,“不会的。”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空调说道:“这个房间的温度现在是25度,任何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温度下还穿着厚重的羽绒服?一定是想隐瞒什么。”


 


“吸毒。”金赫奎冷不丁地回答。他盯着李同袖口处已经缩进去的双手,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看向他,在接触到李同眼神的那一刻,金赫奎心里的答案也被证实了个七七八八。


 


“从他的着装上来看可以判断出这个人平时生活很严谨,这样一个人怎么会忍受穿起来松松垮垮的裤子?吸毒的人普遍都会很瘦,并且一旦穿着稍微单薄一些,也许有些人看不出来,不过我曾经看过一本专门研究吸毒人身体的书,所以我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是什么原因这么瘦。”


“他刚刚看我的眼神里有呆滞,虽然被掩饰起来,但还是可以看出来,瘾君子的眼神里都会有的呆滞。而且从进来开始,他的手就没拿出来过。我想,大概是因为手背上有很多针孔吧。为了不让我们发现,只能隐藏起来。”


 


众人听到金赫奎的一番话不住地点头,刘队长立马派人进去强制性脱下李同的外套,遭到了对方强烈的反抗,与之前的冷静大相径庭。明凯叫人按住他,将他的手从袖口里拽了出来,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几个密密麻麻的细小针孔。


 


“这么说来,这不仅仅是连环杀人事件了……”金赫奎低下声说道,他捏了捏田野的手掌,得到对方一个安抚性的眼神,那眼神金赫奎是知道的——田野在决定报考警校的那个晚上,同样是如现在这般坚定的眼神。


 


 


后来赶过来的童扬和张景焕也带回了从李同医院附近的那家卡地亚专柜的监控录像,里面正是他三次去柜台买戒指的画面。面对警方的质疑,李同终于在崩溃的边缘说出了自己犯案的动机。


第一个被害人是他的女朋友,当他在生日时拿出自己开黑刀赚的钱买的钻戒向女友求婚时,却遭到了对方的质疑。后来开黑刀的事情被女友知道,对方劝他收手,可是他不听,两人大吵一架,女友一气之下提出了分手。失恋后李同很痛苦,终日跑去酒吧喝酒,不料却染上了毒瘾。越陷越深的他精神出现了问题,某次喝醉后他找到了前女友家里去,两人争执中他不小心用刀刺向女生的心脏。清醒后他有过一段时间的害怕,可很快就冷静下来,手却控制不住地将女生肢解。后来他突然爱上了这种肢解的过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爱情真是害人不浅啊…”


田野捧着金赫奎刚买来的咖啡靠在办公桌上发出感叹,却惹来对方轻轻敲在脑门上的手指。


金赫奎好笑地看着他一边嘟着嘴一边揉额头,“那你就是正在被害?”


 


“诶这个嘛…”


田野放下手中的咖啡,撒娇似的抱住对方的手臂晃来晃去,嘴巴贴在金赫奎的耳朵轻声说道:“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


————————————TBC——————————

评论(3)
热度(58)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