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五)

Tenderness:

至冷却的驼妹tag【不


圈地自萌X N


 @魔都喰种软呼呼 


 


 


 


05


 


20XX年 X月 X日


爱情是一杯毒酒,也同样是一杯美酒。


 


我合上日记本,窗外是一片茫茫白雪,在D市这个南方的小城显得有那么些不同寻常。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按照平常是我的午睡时间,只是这场不期而至的大雪惹得孩子们好不快活,此起彼伏的笑声闹得我无法入睡。


“金爷爷!”


清脆的童声响起,我往门边看去,小野的脸蛋被冷风皴得通红,他被白色的羽绒服裹成了个小雪球——就像他手里捧着的那个雪人一样。


“爷爷来打雪仗吗?”他一脸兴奋的问。


“不了,小野和朋友去玩吧。”


看着他挎着张小脸离开的样子,我有点儿心存愧疚——小野是我取得名字,大概是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年少时田野的模样。


聪明、激灵,又有那么点儿小任性,过分执着的少年脾性……我记得他每一点每一滴,都是被烙在心尖上爱惨了的模样。


小野跑出去的背影左摇右晃,和许多年前田野的背影悄悄重合。


啊,那时候。


我始终还记得他抓着我胳膊撒娇的模样,鼻息洒在我的耳廓上,声音清亮语调绵软,有种说不出的诱惑。


“如果是你的话,我愿意。”


碍于在办公室里人多眼杂,即使背对着明凯我也能感受到他幽怨却又带着那么点儿羡慕的眼神,因此我没敢给这个家伙应有的惩罚,只是把他的背往下按,借着办公桌的阴影交换了个绵长的亲吻。


唇齿间是咖啡的香浓,带着点儿苦涩。田野不是很喜欢这个味道,我好笑的看着他吐了吐舌头,小口小口吸气的样子,扑哧一笑。


这个案子借由李同是个吸毒者的身份为契机,由刑侦队转手到了缉毒组,田野也就顺利成章的搬回了原来的办公室,就坐在我的对面——尽管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呆在实验室里,不过这也不妨碍午休时间我插着口袋晃回来,关心一下对桌的小子。他经常是埋首咬着笔杆,盯着一串儿数据皱眉——这是他在克制烦躁的表现,我不会打扰他,能做的只是递上一杯咖啡,轻轻走开。


尽管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交给缉毒组来做,刑侦队作为协查也派了几个小年轻儿过来:带队的明凯,搭档童扬,还有新人许元硕和几个缉毒组的老朋友。午休但田野还在忙的时候我就会蹭到许元硕的桌子旁边闹他——他被临时安置在田野的旁边,趴在他的桌子上能轻而易举地瞧见田野低眉顺眼的乖巧模样。


 


 


 


 


 


“赫奎啊算我求你滚远点行不行???你们法医是有多清闲啊???”


许元硕心里明白金赫奎这个工作狂难得如此守规矩的按着规定休息时间出现在办公室单纯是因为田野在这儿,可是被他一闹腾打到一半的结案报告又乱了思路,如此反反复复地核对文件令他也烦躁不已。


“拜托啦元硕我知道你很好的。”


滚。许元硕对这种控制欲爆表的家伙只想翻一个白眼。


 


“呦呵,都在呢?挺热闹啊。”


明凯把文件夹敲在肩上,打着哈欠走进来,后面跟着童扬和张景焕。他们两个不约而同地摆出一张臭脸,都长着一双秀气的桃花眼的两张脸庞看上去有那么点儿神似。


张景焕是被李同给气的,到底是个医生,在这个医患关系剑拔弩张的时代被锻炼出强大的心智,加上罪人身份破罐子破摔愣是不松口拒绝配合警方工作;童扬是被张景焕气的,借着自己缉毒组组长的身份他命令手下的看住童扬,毕竟一个揭穿你罪行的警察站在面前,谁也不知道审讯室里会发生什么,万一有什么冲突给李同身上留下哪怕一寸疤痕这条可能的线索就彻底废了。


张景焕是这么解释的,没人知道他的本意是怕童扬被报复。


几个小的不约而同看向几个刚进门的,一个个都是哈欠连天黑眼圈神似国宝,田野没崩住爆发出一阵惊世骇俗的爆笑,金赫奎眼疾手快地扶住他桌上差点被打翻的咖啡,转移到其他地方生怕他毁了田野的用功。


目睹此举的许元硕默默地冷哼一声。


“噗——田野你打住,照照镜子看看你们自己好吗?”张景焕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下巴朝挂在门边的仪容镜点了点。田野瞥了一眼,镜子里三个人,除了一身白大褂看上去还有那么点儿精神的金赫奎,他和许元硕也是灰头土脸的样子。


自知理亏的田野没说话,倒是金赫奎先开了口:“交代了?”


童扬打了个哈欠点点头,挑衅似的撇了张景焕一眼:“我都上了他还不交代吗。”


作为刑侦队近年来少有的犯罪心理学精英童扬还是有那么点儿底气的,一副羸弱的身板干起活来倒是毫不含糊,尤其是在擅长的审讯这块儿,紧抓着李同几个不愿面对现实旁敲侧击,费了点儿力总算击溃了对方的心理防线,最终同意作为污点证人,带警方去见卖家。


“童无敌”这个称号张景焕是早有耳闻,他最后迫于无奈只能放童扬来审李同。坐在身边的他看上去平静如水,问题不咸不淡地抛出却是最致命的。审讯室为了营造压抑感关掉了顶灯只剩下童扬面前的小台灯,暖黄色的灯光在这张坚毅的面孔上分出明显的阴影区和高光块儿,微微上扬的嘴角透着满满的自信,反而染上一层柔和的调调。


张景焕看得出神,自然而然地跟在他后面步步紧逼,直到李同垂下他高昂的头颅,才松了口气。长时间在审讯室呆着两个人都不好受,刚踏出门童扬一个踉跄撞在张景焕身上。


“怎么了?”张景焕扶住他的肩膀,很是紧张。


“头晕。”


童扬推开张景焕站直身子,满脸疲态却露出了得意的神奇。记着不让他实战手脚这么一比童扬没给张景焕留什么好脸色,然而眼神里流转的光感染了张景焕。


走吧,还有硬仗要打呢张警官。


 


在李同的帮助下张景焕他们成功和卖家取得了联系,借着要购买新货的借口约定了交易地点。田野和许元硕被带去了现场,而金赫奎一个法医被扣留在实验室里继续做着相似物的分析工作。


“小心自己,注意安全。”


恋人的絮絮叨叨逗乐了田野。他掰正了金赫奎的身子,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搂住他的手臂仰起脑袋,冲着鼻尖吧唧就是一口。


守在门口的明凯和张景焕相互对视一眼,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童扬扯扯嘴角,拎着田野兜帽往外拉。


“我再强调一遍,办公室恋情禁止。我们看到不要紧上头的看到了你不要命了?”


 


几个人驱车赶到约定的交易地点,张景焕只带着童扬和许元硕两个人去那儿蹲着,剩下的人在车上待命。田野感到十分紧张,却也很新奇,绷紧神经仔细地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


在旁边悠闲地吃早饭翻杂志的明凯打了个哈欠:“激动什么,等张景焕消息。”


“诶你说这次能不能钓到什么大鱼?”


对于两眼放光的田野的雄心壮志明凯表示十分赞扬,然而长期和缉毒组合作的他心里明白D市地下毒品交易网的复杂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严格的金字塔形层级结构令他们经常是刚来得及抓到一个小尾巴对方就已经逃之夭夭。


“要是真能抓到什么大人物运气也就太好了吧。”明凯自语道。


 


现实的恶俗程度总算是超过了明凯的想象。


半小时后下了李同这个诱饵,张景焕和童扬一左一右埋伏在小道的两旁。他们屏息凝神,注意着不远处缓慢驶近的黑色小型面包车。小黑车在李同的面前停下,李同按照某种节奏敲了三下车门,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满脸横肉点头哈腰,看上去就是一个马仔,一个面容清瘦,宽大的风衣袖口露出手腕上的金表和隐没在袖口处良好的肌肉线条。


张景焕的心里咯噔一下。


李同与他们两个人握手,和那个更清瘦的男子跟着上了车,消失在路口。


童扬和张景焕这才从埋伏地点走出来,童扬早就注意到张景焕刻意压抑的面部肌肉,眼底的狂喜让他嗅到一丝不寻常。


“钓到大鱼了。”


张景焕认得那个清瘦的男子,先前安排进团伙的卧底殉职前曾经传回过关于这名男子的照片,零零碎碎的证据直接指向这个霸占着D市某一繁华金融区地下网络的小头目,几次安排抓捕却纷纷被逃过,没想到这个李同的上家就是他。


张景焕一心想着端了这窝大鱼,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扣住了童扬的,没注意到童扬泛红的脸颊,迈开步子跳上车。


“走走走,收网了。”他催促着明凯。


张景焕的喜悦太明显,明凯一看就透,一脸被雷劈的表情:“什么来头啊。”


“重大突破。”张景焕在后座拍着驾驶座的靠背,眼里闪着光。


田野瞥了一眼张景焕和童扬交握的手,又看了眼毫无表情但耳朵通红的童扬,咳嗽两声。


“学长,你怎么和我说的来着?”


“盯好坐标少废话。”童扬这才用力地甩开张景焕,抢过田野手上的追踪器,光标的光点向着市中心的方向前进。


 


李同身上带着追踪器,到底是专门做黑市生意的医生有足够高的地位,这一路上并没有被怀疑。田野一行尾随着在市中心一片城市沙滩停下,这一片场地开阔,夏天会开设沙滩party,除了主干道也没有设置摄像头,冬天也没什么人,自然方便交易。


明凯带着许元硕,张景焕带着童扬田野,兵分两路前后包夹。


“我猜这里是大本营。”田野仔细观察了下地形,下车前他查了下这附近的建筑,有一处施工到一半的公寓,几年前被其他地产商接手后改成了酒店,算是市中心一处闹中取静的地盘。


“带的人不多啊……老江湖了应该有援兵,注意安全。”童扬补充道。


张景焕的手伸向腰后被外套遮挡的地方。“田野,我记得你射击成绩不错?”


对于运动神经很差的他射击是少数拿的出手的项目。


“那我的枪给你,保密啊我可不想被停职。”张景焕把枪套卸下来放在田野手心,“我等会儿冲上去,你对准那个瘦子的小腿和上臂各打一枪。”


说完他转向童扬:“配枪带了吗?”


“……你?”张景焕的大义凌然让他有些不快。


“照顾好田野,还有要是有人要开枪杀我记得帮我啊。”张景焕故作轻快地说着,给明凯那里发了个指令,只等李同和那条大鱼上钩。


是时候收网了。


 


午夜十二点。


实验室里,金赫奎举着一张数据单皱眉,上面罗列的是近期D市各大医疗机构的药品采购明细,其中D市警局在感冒药这方面的需求尤其巨大。


哪有这么多人感冒啊,给尸体吗?金赫奎瞥了眼身后新送过来的焦尸,打了个寒颤。


啊也不知道小野那边顺利不顺利。


——哐!


门被突然撞开,金赫奎放下数据单绕到前门看看是哪个不长心眼的,立刻就被一团白色扑了个满怀。


“赫奎!!!快、童扬!!”


田野巴掌大的小脸写满了惊恐,攥紧金赫奎衣角的手微微颤抖,脸上是喷溅状的血迹,干在衣领的部分变成了难看的褐色。


金赫奎心头一沉。


 


——一个小时前


在田野快睡着的时候他被童扬拍醒,指了指黑暗中模糊的几个身影,握着他的手在手心有节奏的打着点儿。


这是Z大犯罪心理学系不成文的规矩,每个学生至少需要掌握两种电码,摩斯密码便是其中最受欢迎的一种。


打起、精神、马上、就、来了。


——上!


明凯的指令下达的瞬间暗中布好的警力从四面包围,李同吓了一跳,目标任务不慌不忙的比了个手势,黑暗中蹿出几名不速之客,一瞬间只能听见子弹划过空气唰唰地响声。


田野握着枪的手微微发抖,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交火的情景,童扬趴在他身边扶住他的手,扣下扳机,精准地射中几人的大腿,才拍拍肩膀示意他放宽心,眼神紧紧盯着混在人群中的张景焕。到底是实战经验丰富,他先是拽着李同扔给已经在待命的同事,混乱中从后劫持住目标。


“放下武器,都停下。”


尽管被匕首抵住命门,目标人物还是那样的云淡风轻。他摆了摆手,示意手下退下。


“张警官,我可见到你了。”他轻笑,“他都死了这么久了你还惦记着我啊。”


张景焕眼神一暗,刀尖往下移了几分。


“新账旧账我们慢慢算。”


“呵呵,请把,站在这里怪冷的。”


头领被俘小的们不敢轻举妄动,他被戴上手铐送上警车,童扬看了眼四周惨淡,从广播频段里得知后援部队已经赶到,便让田野先上车,自己跟着处理后事。


田野一身白色在黑夜里格外显眼,他所处的位置离车子有那么些距离,踩在路上只有干枯叶子发出的咔咔声。


——小心!!


——砰!


田野一回头便被溅了一脸温热,一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男子表情扭曲,应声倒地,童扬保持着持枪的姿势站在后方,喘着粗气。


田野看着他像落叶一样倒下。


 


“低血糖。”金赫奎颇为无奈地收拾起针管扔进收集箱,看着缩在休息室床上呼呼大睡的童扬给了张景焕和明凯一人一个白眼。


“又不是我……”明凯想要狡辩什么,在金赫奎不悦的注视下没有出声。


“你们的人,吃饱饭再出门行不行。”


张景焕看着一脸血架着童扬回来的田野还以为出什么事了,结果一检查除了一身脏和擦伤之外没啥大碍便有那么点儿哭笑不得。


金赫奎瞧了眼背后一直环着自己腰的田野,刚回来那一副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狼狈模样让他吓得够呛,压着他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好好检查一番才算放心。打刚才起他就抱着自己不肯松手,这样的亲昵他倒是开心不起来。


被吓坏了啊。


“小野,让我脱了白大褂啊……”


田野收紧了手。


“真的你没闻到这味道吗真的难闻。”


“就不……”


 


唉,拿你没办法。


“抱着吧抱着吧。”


 


一直在后方的许元硕表示没眼看了。


——————————————TBC————————————

评论(1)
热度(70)
  1. 李夏如一块瘦肉Ou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魔都喰种软呼呼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