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六)

ヽ(´▽`)/

Tenderness:

圈地自萌X3


 @魔都喰种软呼呼 


蜗壳粉丝别打我......


 


 


 


 


 


 


06.


在李同的配合下,贩毒集团在D市的小头目已经被抓住。根据刑法规定,原本是应判处死刑,可是不知怎么,法院最后宣布的却是判处无期徒刑。得到这个消息时张景焕正在病床旁给童扬削苹果,拿着水果刀缓慢转动着的手明显地停顿了一下。

“我听说这个小头目家里是做房地产的,而且还有亲戚在我们局里,虽然还不清楚是谁。”
田野将所知道的事情报告完后一屁股坐在床边,顺手拿起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被塞满的嘴里还不忘表示对童扬的关心。
“学长你好点没?我跟你说那天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诶你们刑侦队待遇这么差的吗连饭都吃不饱…”一边说着一边用还沾有苹果汁的手摸上童扬的手臂,砸吧着嘴说道:“啧啧啧,看你瘦的,回去我要投诉刘队长虐待下属。”
童扬没说话,只是将还扒着自己的手臂挪开,并用纸巾来回擦拭了几遍,“…你洗了手再来碰我。”
小孩撇撇嘴,将吃剩下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里,转身去洗手间了。

田野走后,童扬摇头轻笑出声,他理了理被田野坐乱的床单一角,终于注意到了从刚才开始就默不作声的张景焕。

“你一个苹果削这么长时间?”
童扬从张景焕手里拿走几分钟前就几乎没怎么动过的苹果,果肉已经因为氧化的关系附上了薄薄的一层黄棕色,削剩一半的果皮还挂在上面。他将苹果放在桌上,用手指戳了戳面前的人,“要不帮我再削一个吧张警官。”

床上的人露出了之前和自己在一块难时得一见的笑容,手指正一下一下地戳着自己的手臂,本身就不大的声音在午后洒满阳光的病房里格外地轻柔,张景焕有些慌乱地从袋子里重新拿出一个苹果,起立时椅子和地板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啊不好意思,我现在就去。”不等童扬回答,便直接转身走出病房,顺便撞上了刚从洗手间回来的田野。
“诶张警官......”
张景焕一溜烟跑出了田野的视线。


哦凑,居然就这么被撩了。张景焕一边洗苹果一边表示慌得一逼。


D市警察局——
金赫奎推开资料室门的时候原本就没睡好的头更加疼了,由于前几天李同的案件,田野没少往自己这里钻找资料,昨晚又因为童扬的事情闹得大家忙碌了好一阵。他抓了一把栗色的头发,小心迈开步子越过地下散落的一张张资料。

啊,看来只能慢慢整理了。

资料室很大,并排放置的书柜里塞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袋。好在只有近两年的柜子被田野翻看得比较凌乱,纸张随意被放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半圆,看来小孩是坐在地下一点点看着这些资料的。
金赫奎将纸张一点点收起来,再按照年份的顺序将尸检报告一一分类,诺大安静的资料室只能偶尔看见风吹动窗帘时布料发出的细微声响,和金赫奎整理资料时纸张发出的声音。

金赫奎一边收拾,一边浏览报告上的内容。突然出现的一份报告吸引了他的注意,报告没有死者的基本信息,而剩下的资料里只是记载了死者的尸体照片和常规的数据。金赫奎弯下腰寻找那一页资料,最后在桌角处找到了那一张纸。他快速地看了眼纸上的内容,然后把资料装订好,放进了牛皮纸袋里。

纸张上是死者的基本信息:李相赫,22岁,职业刑警,死于两年前的一场意外车祸。




几个小时后童扬终于是送走了从进门起就BB不停的田野,在对方的“学长你要保重身体啊一定要吃饭啊,实在不行就让赫奎帮你补补,他做饭超好吃的...”嘱咐中差点没被张景焕扔出病房。

“啊终于清净了。”张景焕掏了掏耳朵,架起二郎腿整个人往椅子背上靠,却看到童扬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对面的饮水机发呆。

“童警官想什么这么入神?”
童扬单手摸着下巴,思忖了很久开口说道:“刚才田野说那个小头目有亲戚在警局...”他边说边不动声色地观察张景焕的表情,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之前的停顿。
“会是谁呢...能有这么大本事让法院从轻判处。”

张景焕好笑地拿开童扬撑在下巴上的手,扶住他的肩膀将面前人往床上压,“童警官别想这么多了,赫奎都说了让你多休息。”
因为离得很近,张景焕说话时喷出的热气洒在童扬的耳旁,他能感觉到自己耳朵灼烧般的火热,与手上冰凉的温度差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好在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尴尬,来电人是刘队长,童扬习惯性地皱了皱眉毛,按下了接听键。

“刘队,是我。恩,嗯好,好,我马上来。”

“怎么了?”
童扬挂了电话直接起身穿衣,双脚接触到地面时有些不稳地晃了两下,张景焕见状赶忙跑过来搀扶着。
“什么事这么着急?你就不能安安静静呆在床上休息?”

“刚才刘队说,那个小头目在监狱自杀了。”




童扬和张景焕赶到时明凯已经在安排警员拍照做记录了。见到他们来,明凯立马迎上去,对着童扬上下打量了一番,有些不悦地开口;“你怎么来了?”
“出了事我肯定要来看看。”
“可是你......”明凯还想再说什么,却被田野风风火火跑过来的样子打断了。

“诶你们快过去,赫奎有发现!”

监狱墙壁的一角沾满了鲜红的血液,因为尸体发现得很早,流出的血液似乎隐隐能看见冒出的热气。那个小头目就靠在墙头,头顶处像是被撞破成了一个窟窿,瞪大的眼睛翻着白眼望向天花板,桌子旁还放着没有吃完的饭菜和喝完的水杯。

“这是...畏罪自杀了?”尽管见多了这些场面,可新鲜的血腥味还是太刺激,明凯皱着眉头捂住了鼻子。
“从监控上来看是这样的。”
金赫奎走近桌子旁,凑近闻了闻已经见底的水杯,“可是这个杯子有问题。”



“所以说,到底什么事啊要在这里说。”明凯脱掉了外套,还特地嗅了嗅上面的味,又嫌弃地把它丢在了一旁。
童扬反复地看着监控录像,画面中的人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不停地把头往墙上撞,仿佛感觉不到疼痛。

“这个人,都被从轻处罚了还想不开?”田野一边把玩着金赫奎的手指,一边说出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的意思是?”


金赫奎拿出一份报告,上面记录了死者的一些基本资料和现场勘测的情况。


“虽然从监控录像上来看他是自己跑去撞墙流血而死的,但是我在现场发现了死者喝完了水的杯子,里面装的是咖啡。”


“咖啡?”明凯从金赫奎手中接过报告翻看,“监狱什么时候待遇这么好了?”


“我特地找人问了下,监狱每天送给犯人们的只有饭菜和白开水,而他的杯子里却是装满了黑咖啡。”金赫奎反握住田野不停动着的小手继续说道:“这只是我的初步判定,死者应该是摄入了过量的黑咖啡导致精神涣散,才会做出监控里的举动。”


“所以凶手,应该是在警局里。”


 


 


从金赫奎办公室出来后已经是傍晚,十二月的寒风吹过,却也丝毫没有消减田野得睡意,他毫不掩饰地打了好几个呵欠,眼角边挂着点泪花。金赫奎把小孩往自己身边搂着楼,低声问道:“累了?


身边人点点头,靠着鼻音发出一个“嗯”字。


 


“累了就回去睡觉,别在这辣眼睛。”明凯将还在视若无睹缠绵的二人推上车,转头问身后的童扬:“去吃东西吧,你已经大半天没吃饭了。”


童扬刚想答应,却被张景焕抢险一步回答:“我看他脸色不太好,还是先送他回家吧。”不等明凯回答,一把拉住还在发呆的童扬上了车。


 


 


银白色的车子平稳地行驶在马路上,田野头靠在玻璃窗上,道路两旁种植的常青树一排排快速略过,树干上已经被涂上了一层白漆,广阔的天际在冬季的夕阳下被染成冰冷的橘黄色。车子里开足了暖气,逐渐和外面的温差形成薄薄的一层雾气,田野一时无聊用手指在玻璃窗上写起了字。


 


“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再回家?”看到小孩在窗上写写画画,手指尖被玻璃的温度冻得通红,一双眼睛盯着某处发着呆。


“嗯…那就去…”


 


一个急刹车止住了田野的声音,由于惯性的原因身体直接冲了出去,好在有安全带减缓了冲击力。


“小野,撞到了吗?”车子停稳后金赫奎赶忙查看身边的人,见对方没什么大碍才放下心来。


田野揉了揉太阳穴,刚才的急刹车晃得他头有点晕。几秒后伸长脖子望着窗外的情况,“怎么回事?”


“差点撞到人了。”


 


金赫奎和田野从车子跑下来,只见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从车子的正前方走过,步伐缓慢而沉重,仿佛刚才差点被撞的人并不是他。


“那位先生!”金赫奎想冲上去叫住男人,可对方就像没听见似的继续往前走。


“诶!”他还想继续说什么,男人的身影却很快就消失在暮色中。


 


夜色逐渐降临,闹市区的霓虹灯交错闪烁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偶尔传出的一两阵鸣笛声划破黑夜的天际。


两人来到时常光临的一家饭店,由于时间不在饭点上,菜上得很快。而整个进餐的过程中,田野显得尤为安静。


“怎么了?”见面前人没有了平时BB机的特性,整顿饭金赫奎吃起来感觉怪怪的。


田野放下碗筷,抬起头脸上有着少有的严肃的表情。他思忖良久,最后缓缓开口,“赫奎……”


 


“你说会是什么原因,能让一个人在过马路时像是没有意识一样?”


 


 


童扬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拥有良好的家教与修养,以至于在明凯提出一起去吃东西却被毫无防备地被张景焕拉走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而罪魁祸首的某人仿佛并没有做错事的觉悟,依旧边哼小调边开着车。虽然现在面无表情的他内心已经波涛汹涌,肚子却又在这个时候又不争气地叫了两下,于是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敲了几下车窗,意图阻止从几分钟前就停不下来的口哨声。


 


“怎么了?”张景焕终于安静下来,他环视了一下车外,一边放慢车速寻找停车位。


……


童扬冷着一张脸,一只手捂住正在饿头上的肚子,面无表情地盯着正前方。


“咳咳…”张景焕大约清楚了童扬不说话的原因,他将车子停好,露出了招牌笑容,“其实我就是想请你好好吃一顿补补,想给你个惊喜来着…”


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所缓和,即使是在昏暗的光线里,张景焕依旧能感觉到童扬微红的脸颊。


 


张景焕选择的饭店是一家意式餐厅,老板是他的旧相识,是他在意大利游玩时所结识的。


因为店里的人不多,没一会菜就上齐了。店里的装修风格偏欧式,屋顶的灯光不是太亮,餐桌上摆放着看似有些年头的烛台,透过跳跃的烛光,张景焕能看清童扬低着眼睑细长的睫毛。


他喝了口水清清嗓子,问道:“味道怎么样?”


“挺好吃的。”一向挑食的童扬难得对面前的食物做出了肯定的评价。


因为开车子不能喝酒,张景焕特地为两人各自倒上了一杯果汁,却在半路被童扬拦截下来。他懵逼地看着面前人,手停留在半空。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


 


 


 


 


因为白天的案件,回到家的两人都很疲惫,随意洗漱一下便上床了。虽然房间有两张床,可也只是另一张用来堆杂物,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躺在床上没多久,金赫奎就感觉到怀里的人均匀的呼吸声。他紧了紧手臂,下巴放在黑色的小脑袋上,闭上了逐渐沉重的眼皮。


 


 


 


冬日的午后有着冰冷的阳光,男人坐在落地窗前对着电脑不停地敲着,时不时皱着眉头将手旁的草稿纸暴躁地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


 


“爸爸爸爸!”


 


小孩软糯糯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抚平了男人额上的皱纹。


男人放下手头的工作,一把抱起小孩放在腿上笑着,似乎连同照射进来的阳光都变得温暖了许多。


 


“怎么了小野?”


 


小孩啃着白白胖胖的手指,另一只手指了指窗外:“爸爸带我出去玩吧!”


 


男人揉了揉眉心,长时间的工作使他的眼睛开始泛起了酸涩。他合起了电脑,摸了摸小孩有些凌乱的头发,随后点点头。


 


“爸爸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睡着的金赫奎不知道,怀里的人嘴角微微上扬,流出了很久未见的眼泪。


————————————TBC————————————

评论(1)
热度(45)
  1. 李夏如一块瘦肉Ou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魔都喰种软呼呼
    ヽ(´▽`)/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