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联文】多年后的圣诞礼物(七)

等了很久有没有

装满布丁的大奶瓶OvO:

这是一篇有生之年系列,我自己都忘了前面写的什么


 @魔都喰种软呼呼 








07


 


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早已归于平静,护士过来看望过我一次,捎来一个苹果,说是小野的妈妈留给我的,算是我陪这孩子玩的答谢。


不必这么客气的。我这么告诉护士,请求她能转达给小野的母亲。她笑着离开了,没过多久门又一次被推开了——这一次是有一阵没见的许元硕,坐在轮椅上,身后站着他的夫人,一个温婉的女子。


弟妹将元硕推进来后先是同我寒暄了一阵,随后提着带来的水果去水房清洗,把空间留给我和元硕叙旧。


几十年的朋友了,我见证着他从少年到壮年,结婚,到现在苟延残喘的模样。


时间带走的太多啦,元硕发着没什么劲儿的气音,一场肺炎来势汹汹让他从鬼门关又走了一遭。


老了老了。他感慨。


我还记得你结婚的时候,你们这么多年过来也不容易。我把苹果在他眼前晃了晃,他呲开一口刚换的烤瓷牙,算了算了,他摇着头说。


你也不容易。


我分明觉得他还要再说些什么的,只是他嘴唇张张合合,声音又轻,我没听见。


 






“没什么。”


张景焕收回悬在半空中的手,低头,两只手捏着玻璃杯壁轻轻摇晃。


童扬叹了口气,盯着眼前的提拉米苏也没了兴致,把餐具归位后便双手环胸往后倒在椅背上,吸了口气。


“张警官,你知道我主攻的是犯罪心理学吧,所以你在我面前遮遮掩掩的当我看不出来吗?”


“你现在貌似是看着我,眼神却到处在飘,又不是在执行任务除了心虚还有什么解释?”


“还有,张警官,你的表情……”


“不要再说了。”


张景焕挫败地捂住脸颊,声音低沉而沙哑,从指缝间漏出来,模模糊糊的听着并不真切。他不说话童扬也耐心地等着,从张景焕种种反常里他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这样的未知令他感到热血沸腾。


说出你的故事。童扬悄悄坐直了身子。


沉默了良久,张景焕才缓缓抬起头,眼眶微红,嘴角扯出一个惨淡的笑。


“童警官,这个案子……你退出吧。”


我不想让你以身犯险。


 


这句话张景焕不止对童扬一个人说过。


 




“诶?”


李相赫双手交叠撑过头顶,歪在靠背椅上打了个哈欠,面对张景焕略带担忧的眼神显得有那么些不以为然。


“哥,我们做警察的这点觉悟都没有做什么警察啊。”


两年前的秋日阳光正好,张景焕挂着垂到脸上的黑眼圈哈切连天。手头上的案子好不容易有了些眉目,为了进一步获取信息专案组的组长大手一挥决定安插几个卧底进到现在正在调查的组织里,作为有为的年轻一代李相赫首当其冲。


虽然张景焕能够理解上头的良苦用心,也足够相信李相赫的能力,散会后张景焕拉住了李相赫,像往常一样,靠在档案柜边等李相赫慢吞吞的换衣服,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办公室,在警局附近的小吃摊坐下。


 


彼时张景焕还只是一届警员,李相赫从学校毕业没多久——两个人却已经是老相识。还在学生时代两个人就已经熟识,两个人一前一后担着学生会的要职,张景焕很欣赏这个后辈关爱有加,李相赫也是满心敬佩,两个人没少被相熟的同伴开玩笑。


“我可喜欢我们相赫了。”张景焕对李相赫挑挑眉,“相赫是吧?”


被唤到名字的人冷哼一声,从电脑前抬起头,手撑着下巴嘴抿出一个微笑:“哥不要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把总负责的位置让出来哦。”


他和李相赫,用李相赫自己的话说,叫矛与盾。


所以最后李相赫毕业分配工作和自己分到一组成为搭档,张景焕既惊讶又兴奋。


 


“啊啊——组长,吃什么啊?”


李相赫整个人缩在红色的外套里,晃着上半身,微微前倾,盯着前方盛满年糕红通通的铁锅,喉结上下滚动。张景焕沉默不语,李相赫只有在试图调节气氛的时候才会开玩笑地叫自己组长——两个人的小组。


但是马上就要散了呢。


“年糕,鱼糕……相赫呢?”


“我想……年糕汤吧。”


还是老样子啊。张景焕撑着脑袋拆筷子,用热水烫干净,递给李相赫,“你真的要去吗?”


李相赫咬着筷子尖,瞧着盘子里裹上厚厚一层辣酱的年糕,抬起手用力的往下戳。


——噗嗤


酱汁溅到了桌子上,张景焕拿了餐巾纸想要给李相赫,而对方保持着握着筷子的动作,眉眼低垂。


“哥,无论如何我想要去试一试。”


他抬起头,眼底熊熊燃烧的战意转瞬即逝。他脸上还是挂着笑容,嘴唇抿成w形,带着猫儿似的狡黠俏皮,嘿嘿两声。


 


“后来呢?”


张景焕缓缓讲述着这段被尘封的记忆,童扬听地着迷,忍不住追问道。


后来?还能怎么样啊。


“我们局历史上善终的卧底好像没有吧……”张景焕晃了晃杯子里的液体,对面童扬的表情从震惊到愧疚。


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


张景焕放下杯子,指尖划过杯壁,在空中打了一个圈儿。


“我希望你退出,因为我不想你成为第二个相赫。”


 


李相赫的确做到了一个警察应该做到的全部,由他带回来的资料让案情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作为曾经的搭档张景焕是除了上层的指示人之外唯一的直接联系人,大部分的资料也是由自己带回。记得最后一次交接的时候李相赫还是裹着那件他常穿的红色外套,为了迎合形象设定理了个大背头,有些滑稽。




“最后一次了景焕哥。”李相赫埋在墙角的阴影里,张了张嘴,缓缓补上,“今年……”


“啊,快要圣诞节了。”张景焕记得日子,“要圣诞礼物吗我的相赫?”


那,哥圣诞节陪我过吧?李相赫双手揣在口袋里,原地跳了两下。黑道也要休圣诞节假期啊……扑哧。


“哦,对了景焕哥,你记得我实习的时候租的公寓吗?”李相赫比划了一下,“想找一下之前的日记本。”


张景焕嘲笑李相赫的怀旧,好友相见让他忽视了李相赫嘴角悄悄掩起的那份悲凉。


哥,年末注意安全啊。


 


这是李相赫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那么……李相赫他,为什么要特意提到那处公寓?”


这个细节令童扬过分在意。


“相赫是个谨慎的人啊……”张景焕环视四周,确认没有异样,才凑近乐童扬,面无表情。


“他在公寓里留下了从来没有提交过的全新证据,这些证据只指向了一个事实。”


——我们警局里,有内鬼。


 




内鬼……吗?


销假后来到警局上班,童扬因为身体的关系被扔了个写结案报告的闲差,从白天开始就对着电脑,打了两行字便停下了手。


“诶诶!童扬上班呢。”


一只手在眼前晃了晃,童扬有些不耐烦地抓住,眼前渐渐清晰的是明凯泛红的双颊。




诶,我能信你吗明凯?




“别闹啊明凯,想事情在。”童扬一把甩开明凯的手腕,冲电脑屏幕打了一个哈欠,貌似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空调调低一点吧你脸都吹红了。”


“啊、啊……田野那小子喊冷啊。”明凯咳嗽两声,大拇指点点田野的方向。童扬侧身瞧了瞧,田野裹着毯子脑袋一点一点地在打瞌睡,身上还套了毛衣,和旁边一件衬衫翻文件的金赫奎和长袖T恤理档案成了鲜明的对比。


好像少了一个人。


“张警官呢?”童扬问。


明凯不经意地蹙眉:“因为李同的事情被上头找上去了。”




犯人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被杀人灭口这种事传出去实在是有损警方的威严,童扬并不意外。他看了一眼报告,李同的死最后以自杀结案,对于内鬼的说法大部分人认为是李同自己买通了眼线负罪自杀,至于金赫奎曾经提出来杀人灭口的理论被一票否决。


“说起来这个案子连局长都掺和进来了。”明凯给童扬递了一瓶水,示意他休息一下。


“关乎尊严和奖金啊。”童扬扣了扣桌板,“至于这个小人物我们要从哪里开始呢……”


或者说压根就不存在?


 


诶,对了,内鬼。


“赫奎,金赫奎!”


童扬伸长了脖子,叫了两声对方才啊了一声抬起头回答。田野被吵醒,揉着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个人。


“童扬你干嘛啊……”
“田野你等会儿说话……”


仿佛找到了相符的两块拼图,童扬有些兴奋地拍着桌子:“赫奎你上次是不是说李同的死很可能和内鬼有关?”


是啊。提起这个金赫奎还有些郁闷,不是被否决了吗?


这就是了。


“你……要不帮我找个人?”


 


“李相赫?”


办公室的门被小心地关好,明凯有些不自在地探头探脑,揉了一把后脑勺。童扬提出的名字对他来说有那么些耳熟,手指在桌板上一下一下地敲着:“他比我晚一年进来,不是一个组的不熟。童扬你记不记得有几个被下放的警员?他好像就是其中之一。”


下放是他们同期间对被犯了事被贬职的人的说法,基本上在这个行当就没法混下去。童扬有这么点儿印象,但结合从张景焕那里得到的信息他反而能够理解了。


“诶……说起来这个名字我有印象……”


田野趴在椅背上昏昏欲睡。童扬的视线过分锐利,他抓了两把头发,紧闭着眼。


“应该就是最近……好像……查档案的时候……”


田野大腿一拍。


“啊!那个车祸身亡的警察。”


“我说你们说什么呢还要关起门来?”


门被粗暴的推开,张景焕拎着一个档案袋侧身闪到室内,外套随手扔到一边,扯着领口抱怨室内太热了要开门通风却还是把门关了个严实。


“景焕哥,你知道李相赫吗?”


田野还没来得及捏住金赫奎的手指就被对方抢了个先——刚才张景焕进门的一瞬间童扬紧绷的眉尾他没有略过。


张景焕拉开椅子的动作顿了一秒。“那个被下放的人吗?”他扯出一个微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有些渗人。


金赫奎识趣地闭嘴,田野安抚似的拍了拍金赫奎的后颈,脑袋倚在对方的手臂上。


这两个人之间有事瞒着我们。田野咬着指尖得出结论。


 


这场秘密的会谈由于张景焕的出现和童扬的沉默草草收场。田野拉着金赫奎两个人一头扎进了档案室,田野指了指房间的尽头:“你从那边开始吧?”


“不了我知道在哪里。”金赫奎越过田野,手伸向他身后的档案柜,呈一种包围的姿态笼在他的上方。


田野没休息好,脸色是病态的苍白,金赫奎怜爱地吻了吻他的脸颊,顺手抽出身后架子上的档案盒。


“你就知道乱扔东西留给我善后。”


“嘿嘿,反正你会一直跟着我的啊。”田野扒在金赫奎的背上,笑的有些奸计得逞。


两个人在空地上坐下,死亡档案里只留了结案报告和验尸结果。田野盯着结案报告看了好久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无论如何只是一场普通的交通事故。


“都快过年了啊……真可惜。”田野指着日期处的12月26日感叹道。


验尸报告扔给了更为专业的金赫奎,他瞥了一眼田野手指示意的方向,表示赞同。


唔……冲击伤……脾脏破裂……检测出咖啡因浓度……


300mg……


“小野,李同那个案子……我记得也是咖啡因摄入过量吧……”金赫奎把单子举到田野面前。


“是啊,你验的你问我?”田野的注意力还在结案报告上。


被放置play金赫奎有些恼。他把报告横在脸前,搬正田野的身子让他看着自己。


“你看。”


 


“我觉得李相赫的死和李同的死有关联。”


——————————TBC——————————

评论
热度(37)
  1. 李夏如一块瘦肉OuO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魔都喰种软呼呼
    等了很久有没有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