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03

前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点文,娱乐圈paro



感觉到手臂被什么牵制住,金赫奎速度太快没刹住车,一个踉跄,扶住门框才勉强稳住身形。他心情有些不好,因为刚刚和经纪人的冲突,因为他认为自己原本该享有的自由被限制,又或是因为旅途的劳顿……他面无表情地回过头,把支在帽子上的墨镜重新带好,试图隐藏起他眼底还燃着的怒火。

“不好意思。”他尽可能用一种平缓的语调开口。

透过墨色的镜片是一张对于男性来说过分清秀的脸蛋,看上去还像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要不是脖子上挂着工作证金赫奎都要把他误认成偷偷溜进来的粉丝。

这个男孩……姑且叫他男孩吧,他手上捏着厚厚的台本,举起掩在胸前,原本抓着自己袖子的手松开,背到身后。他回身在和身后同样挂着工作证的女性小声地争执着什么,金赫奎看见他被女性往前推了一步,他看似十分不情愿地叹了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只荧光笔,向自己走近了几步。

金赫奎的视线落在他的脸上,男孩带着方框眼镜垂着头在翻台本,正直春日气候宜人,男孩的脸上却沁出了汗珠,镜架顺着鼻梁往下滑了点,又被往上推回原位。

总觉得有些眼熟。

“那个……Deft……”

——啊,是那个。


田野现在一手心的热汗。金赫奎的目光落在头顶灼着他的冷静,才四月的天气他却觉得自己迎着八月的骄阳,好不容易才稳住砰砰狂跳的心脏。

他曾经肖想过和金赫奎一同工作的场面——演播厅里他们两个围着圆桌一左一右地坐着,他的伶牙俐齿对上金赫奎的笑眼盈盈,他在他的惊讶中说出自己是他粉丝的事实,最后再假借宣传名义偷偷要上一张合照发在电台的官博上,他的愿望也就算了却了。

完全不像是如今天这般靠的那么近讲解注意事项啊!

说起刚才抓住金赫奎完全是被作家姐姐催的急,这么一举动实数下意识,等动作先一步快于意识出手指尖传来皮革的冰凉触感他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冒失的举动他会不会生气?等金赫奎一脸没好气的转身田野内心不免忐忑起来。金赫奎带上墨镜前眼底的愠怒田野看得太清楚,他松开金赫奎,有些畏首畏尾。

他听见金赫奎开口,比起经过电子处理的声线音色更加厚实低沉,那份软糯甚至可以用温柔相称。

啊,比演唱会上听到的声音还要棒。

既然已经成功叫住金赫奎田野功成身退准备让作家姐姐去交涉,令他没想到的是赵志铭那边早就打点好了,他被作家姐姐推到了金赫奎面前。

“姐姐?别吧?”

“你不是看过了吗?去吧去吧你可以的。”

说着就被她推了一把。

田野默默地在心底冲赵志铭那个小不要脸的竖了个中指,叹了口气,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只荧光笔,一边向金赫奎走一边低头翻台本。

啊,被盯着……是哪一页来着……

田野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在电视台里泡着,随便拎一个工种出来他都能给你干出点模样来,因此即使是此刻被临时推过来的任务对于田野来说也是驾轻就熟。可是这会儿面对的是金赫奎啊,又不是自己熟悉的台本,翻页的时候手都在颤抖,咬着下唇莫名地想要逃跑。

好不容易翻到,田野把台本转了个个朝着金赫奎,抬起头正巧对上对方探究的眼神。

大概被认为是个奇怪的人?田野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但工作要紧,田野想着要抓紧时间赶紧和金赫奎沟通完好进行拍摄,全然没有注意到金赫奎一瞬间明白了什么的眼神。

田野思路清晰,又有经验,节目组本来的意愿再加上自己觉得合适的建议和金赫奎一条一条说明清楚,私底下他的语速很快,讲话简洁,有点儿强势的味道。金赫奎也是身经百战的主,田野说的他能很快领会,不清楚或者自己认为更好的立刻提出来商讨,没有丁点儿废话。

在旁观者看来这两个人的对话有那么点儿咄咄逼人的味道,速战速决。田野这厢和金赫奎说完转头便同作家姐姐传达意见,获得这边的认可后又把意见转达给金赫奎。作家姐姐先前听说金赫奎私底下是个对自己要求很高因此十分难配合的人,只是没想到在田野面前反而显得有些沉默,本来以为会持续很久的会谈连预定的时间不到一半就看见田野笑笑转身拉着自己往下走。

“诶诶!慢点啊!”作家姐姐拽住田野让他停下,“这里危险,跑什么?”

“谈完了快点开拍啊。”田野连头都没敢回。

作家姐姐瞧着田野被黑发掩起的发红的耳垂噗嗤一笑:“逃什么?任务完成的很好啊,而且不是把Deft当偶像吗?”

“啊啊别说了真的怂……”

田野把台本盖在脸上,要不是这会儿还站在阶梯上,作家姐姐几乎以为下一秒他会冲出去找个地方挖个坑把自己的脑袋扎进去了。

剩下几步路田野几乎是跳下去的,也没顾得上赵志铭在身后的大呼小叫他一头扎进保姆车里,哐当一声关上车门,坐在座位上,整个头扎在膝盖间。

“得,装鸵鸟了。真不懂你们这些追星狗。”

赵志铭一拉开车门看见的就是装成鸵鸟的田野,刚开口调侃几句,没想到田野猛地抬起头,声音嘶哑地朝自己吼开。

“你才追星狗你全家都是追星狗!”

赵志铭一愣,车子里黑,他往里头凑了凑,瞧了眼田野,乐了。

“我说你至于高兴地都哭了吗。”

阴影里田野的小脸上满是泪痕,灰色的棉质运动裤上摊开一片水渍。被戳穿的人胡乱的在脸上抹了把,把工作证从脖子上扯下来摔到赵志铭的怀里。

“要你管啊!”

就算是田野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说清楚为什么只是见了一面就哭成这个样子,甚至连他自己都毫无头绪,那股冲动就这么倏地冲上了天灵盖,喉头被什么堵着难受,等自己悄悄躲起来的那一瞬间泪珠已经哗啦哗啦止不住地往外蹦,名为欣喜的情绪渐渐侵占了理智。他在黑暗里又哭又笑,直到被赵志铭无情地打破了片刻宁静。

哎呦,怎么和那群小姑娘一样。赵志铭一边给田野递餐巾纸一边感叹。

田野也见过这种粉丝,自己的电台下班的时候会在电视台外面碰到一些蹲守的小姑娘,有些是特意从很远的地方来见自己一次,也是像自己这样话都没说就笑着哭的小脸通红。

原来是这样的心情吗。田野把擦了鼻涕的纸扔在赵志铭身上。

“诶,很脏。”赵志铭嫌弃。

“哼……我跑了跑了,爸爸今天还有事。”

田野揣了包冲着赵志铭吐了吐舌头,跳下保姆车跑去找候在一边的保安,询问如何去值机大厅的方向。


田野走后赵志铭回到PD那边,准备就绪后节目录制正式开始。机场的部分十分顺利,金赫奎上车后和赵志铭坐在走廊的两边,保姆车驶过机场高速,还没有开始录制的空挡金赫奎悄悄问刚刚那个男孩子去哪里了。

赵志铭想了想金赫奎大概指的是田野,便说他是临时工就放他回去了。

临时工?金赫奎纠结起好看的眉毛。

请的起Meiko做临时工的节目组也是很大牌了。

金赫奎望着窗外快速划过的景色想。


-TBC

评论(9)
热度(71)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