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05

前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paro



田野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大舞台,他和金赫奎一左一右地站着,只有一束追光从上打下来,周围都是一片黑暗。他看见金赫奎的嘴唇翕和,但听不见他在讲些什么,周遭太过安静,他的眼里全是他的影子。

等金赫奎看向他的时候,梦醒了。田野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他的脑袋,极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经纪人放大了两倍的脸,翻了个白眼伸手推开,脑袋转向另一边,在手臂上蹭了又蹭才老不情愿地坐直,鼻腔发出软软的哼哼。

祖宗,走了。经纪人一脸无奈,把刚才脱下来给他挡风的外套捞起再穿上,领着这个睡迷糊地家伙在机场大厅里慢吞吞地挪着。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按照弗洛伊德他老人家的说法大概梦境都是有那么点儿遇见意味的。

拍摄的代言广告主题正好与梦境和预言相关,在经纪人的授意下田野逮着空翻完了《梦的解析》,有些理论太过深奥、或者说是玄幻更加恰当,内容没记住多少,但广告还是十分顺利地拍摄完成。

等田野从外地回来已经是这一周的周末了。

因为拍摄中间出了一些小意外导致整个行程被过分压缩,田野站在公寓门口等着经纪人给自己开门时已经整整两天没有合眼,整个人脑子乱成一团浆糊。等门开了,他甩了板鞋,包随手扔到地上,从门口到卧室的一路上一边脱衣服卸行李一边歪歪扭扭地走着,等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只剩下一件短袖和一条大裤衩,他开了卧室门,想都没想径直栽进柔软的被窝里。

田野累极了的时候常这样,经纪人早就习惯了,特别老妈子的帮他一路把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放到沙发背上,行李摆在客厅,冲着卧室的方向大吼了声我走了,也不管田野听见没听见直接关门落锁。

田野听见动静嗯了声,掀开棉被钻进去,裹成一团,沉沉睡去。

到底是累过头了,这一觉田野直接睡到了下午三点。房间里窗帘没拉开黑咕隆咚的,田野以为已经天黑,今天晚上有可视电台的直播害怕误了工作,于是蹭地起身找手机,等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哦了声,又倒进被窝里。

已经睡够了想再睡着有些困难,田野仗着经纪人还没杀到家里催自己心安理得地赖在床上。他蜷成一团只把脑袋露在外头,一条一条翻着微信的未读信息:电台那边通知今天节目结束开会的、经纪人催他赶紧起床的、父母关心自己的、朋友来约自己出门的……他把工作相关的点开,回复了亲朋好友的,手机一扔又缩回被窝里。

真不想起来啊……他蹭了蹭枕头打了个哈欠。

“我就知道你还在睡觉。”

身后突然响起地人声把田野吓了一跳,被子一裹退到墙角的动作十分迅速,一脸惊恐地盯着晃着钥匙看着十分悠闲地靠在卧室门口的赵志铭。

确认来人是赵志铭让田野松了口气,松开裹着的被子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你幽灵啊开门没点动静的。”

“是你自己睡太熟没听见好吗。”赵志铭嘴角抽了抽,把手上钥匙扔给田野,“我说你怎么还把钥匙粘在门上?也不怕被偷。”

田野接住钥匙谢过赵志铭。有一阵子田野老是掉东西,为了防止自己进不了门的尴尬情况出现他把备用钥匙粘在门上,用贴画或者相同颜色的色纸遮住稍作掩饰。

“我家也没什么好偷的,我是最值钱的那个。”

赵志铭表示这家伙真的太自恋了受不了受不了。

田野斜着眼冷笑,你厚脸皮称第二谁敢称第一?

赵志铭摆摆手结束了这场插科打诨。他过来是找田野有事做的,为了给田野一些小东西。

“呐,拿着,给你的。”

赵志铭递给田野的是一个用灰色牛皮纸包装精致的方形物体,笔记本电脑的大小,田野轻轻摇了摇,听到轻轻地咔嗒声。

“什么东西啊?”

“我告诉你就没意思了吧,你自己拆开看看啊。”

被卖了个关子的田野抿起嘴,望着赵志铭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怀疑,手下的动作却是没停过。他小心地揭开外面包着的牛皮纸,里面是一个飞机盒和折得整整齐齐的……

“海报?”田野比划了一下,有些奇怪。

赵志铭让他继续拆。

田野撇撇嘴把飞机盒放到一边,拿着海报跳到地上,摊开,等看见完整的图像的时候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兄弟快掐我一把。”

赵志铭拍开田野攥着自己袖口的手,慢悠悠地解释说这是录完节目去公司按人头标了姓名领的,不知道为什么多给了一份,外包装也没署名,自己放着也是放着于是就拿来了。田野做了个深呼吸,捂着脸蹲在地上,嘴里嘟囔着不知道说什么。赵志铭目的达到就慢悠悠地离开了,留田野一个人呆着。

田野的双眼被手掌蒙住,他分开手指,透过指缝他瞄见被自己摊在地上的海报,闭上了眼。

海报上印着放数倍的金赫奎的侧脸,后脑勺的轮廓做了雾化处理,月色的灰和夜色的黑微妙的融合,在右下角写着发行信息,发行日期是在两周后。在金赫奎的下眼角用金色的签字笔潇洒地留下了Deft的名字。

O.M.G.!!!

这不是金赫奎的二辑宣传海报是什么!

他转身扑到床上,颤抖着手够到方才被自己随手一扔的飞机盒,在打开盒子前给赵志铭发了一串跪拜的表情,才跪坐在床上,近乎虔诚地揭开纸盒,双手捧起被置在海绵上的专辑,深吸一口气。

够兄弟!田野吸了吸鼻子。

他翻开专辑,一张黄色的便签条从里面落下来。田野有些奇怪,捡起来看了,这没看还好,就这么一眼倒是把田野自己给吓了个正着。

【To. Meiko Thx❤】


——啊嚏!

编舞本来在冲着镜子修改动作,金赫奎这喷嚏来得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路,猛地转头盯着他,眼神里带着点儿不满。

“感冒了?”

“没有。空调有点低。”金赫奎微微欠身,走到门口把中央空调调高了几度。

编舞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看了几秒,叹了口气:“要准备打歌了,注意身体。”

是。金赫奎小心地应下,揉了揉鼻子。是谁在念我啊?他想。

说起来也不知道专辑送到了没有。


——诶诶粗森那张专辑

田野想了想,对话框里打了一半的句子又被删掉,换成了“你知道”开头,再三斟酌还是觉得不大妥当,又删除,输入,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最后放弃了一般手机往书桌上一扔,双臂圈起垫在脑袋底下。

他盯着被粘在电脑上的金赫奎给的便签条发愣——赵志铭节目组的人他基本都认识,他能拍着胸脯保证除了自己绝对找不到第二个Meiko。赵志铭和Deft说了?田野否认了这个可能,他和赵志铭兄弟这么些年深知对方不会做出这种逾矩的事儿。那是他认出我了?田野的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别吧他能有时间听自己广播?

“你说这非亲非故的……”他嘟囔。

其实这事要问问赵志铭就一切真相大白,不过赵志铭没必要和自己说谎,既然说了是多出来的那就真的是多出来的。

到底为什么啊。田野啪地一声把电脑合上,算着时间差不多钻进浴室洗漱,等着经纪人来接自己。


-TBC

评论(10)
热度(71)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