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06

前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paro



经纪人晚上来接田野的时候田野少见的没和自己犟嘴,反而撑着脑袋盯着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他透过后视镜观察田野的动作,小子时不时叹口气,抓耳挠腮,又突然和没事人一样。

“我说你怎么了,今天难得话这么少。”经纪人问。

田野打了个哈欠反驳说自己话本来就不多,经纪人等了会儿以为他还会再搬出什么梗来怼自己,没想到这一沉默干脆没了下文。

“你真的不对劲。有什么烦恼和我说说?”

“也算不上什么事。”田野撑开手臂伸了个懒腰,上身在空中划了个圈儿,落在后座上。

我再眯一会儿,没睡够。他说。

其实这事说大也不算大,毕竟自己做节目收到这种带To签的初版专辑在公司里自己的休息间堆了一个柜子,只是这会儿主角变成金赫奎才让田野慌了手脚。而且他无论如何都很在意金赫奎是怎么认出自己的。

田野就是有那么点儿死脑筋,本来芝麻大点的事弄得跟世界末路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郁闷了一路还没完连做节目都有那么点儿不在状态。今天是可视电台,制作组请来了最近娱乐圈的话题情侣配合四月春意盎然的日子谈一谈关于恋爱的主题。田野和两位偶像都不太熟,只知道一个是女团成员一个是新晋偶像剧小生,虽然自己有准备关于两个人的资料但是保险起见他直播前拉着两个人聊了一会儿,聊完只觉得一阵头疼。

他拉着PD问:“你确定他们真的是一对?简直就是两个行走的百度百科。”除了百度百科上有的其余一问三不知。

PD见四下没人,食指按在嘴唇上,压低了声音:“没办法,他的新电视剧要上了,我们台的。”

田野白眼一翻想这还能不能更不靠谱一点。

没办法既然是和电视台有关田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本来准备好的说辞只能临时换上新的。电台有嘉宾和听众互动的环节,基本就是听众提问或者提要求嘉宾负责满足就好。偶像小生到底是演员,暧昧的演技信手拈来,反倒是女团成员有点儿放不开手脚看着十分尴尬,田野盯着屏幕上听众对于两个人配一脸的评论心底呵呵两声,忙上前打圆场说自己一个单身狗在旁边呆着真是闪瞎自己了。

小生搂着妹子在一旁笑呵呵地问:“Meiko这么可爱连我都要被吸引了,一定很多女生追吧?”

田野一愣,笑着摇摇头:“诶,怎么可能,你看看我们台都是大帅哥,哪有来追我的。看我们PD大人就是一个。”说完摊开手装出十分无奈的样子。

小生哈哈两声算是应和。他松开了妹子,把脸朝向她:“Meiko的眼睛很漂亮呢,像是会说话一样。”

“我也觉得。被Meiko喜欢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你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他有多喜欢你了。”女团妹子也跟着夸奖道。

“哈哈……谢谢二位。但我还是要靠嘴巴说话混饭吃,是吧?”田野朝镜头做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评论区嘻嘻哈哈一片热闹。


好不容易结束直播,田野配合宣传拍了照互相寒暄几句便送走二位,自己坐在录音室里转笔。

“累了?”过来收稿子的作家问。

田野摇摇头。“你说他们装情侣是为什么?炒作?不需要吧?”

“你怎么看出来的啊?”

“眼神不会说谎。”

作家一听乐了,纸卷成筒敲了下田野的脑袋。

“小情圣走了开会去,定一下五月的企划。”

田野捂着脑袋装作很疼的样子反而被作家又赏了个脑瓜崩,咬着手指跟着去了会议室。其实企划案主题基本已经确定,只剩下每周一次的可视电台的主题和二次敲定每日嘉宾的行程。田野看完手上的材料说了自己的意见就退到一旁装隐形人,会议内容没听进去几个字,大脑放空缩在角落里咬指甲。

“诶!田野,你说怎么样?”突然有人叫他。

“嗯,可以。”企划案这方面他不是最在行的,只负责点头就是。

PD看出田野今天整个人不大对劲却也没有戳穿,安排人手下去确定嘉宾档期,再宣布明天会把最终确定的安排下发就宣布散会。田野拎了包就跑一点儿也没带犹豫的。第二天他被领导一个电话从被窝里刨出来去做新人选拔会的评委,正哈欠连天的时候碰到了节目组的助理,顺便拿到了下个月的安排表。

五月临着六月学生放假,通常是偶像歌手扎堆发行新专辑回归和新电视剧的前期宣传期,嘉宾列表里田野看到了三部最近颇受热议的接档电视剧的主演、两组人气偶像歌手和……

——咳咳咳咳!!

两周后的可视电台时间,在嘉宾栏里赫然写着Deft的大名。


——啪、啪、

金赫奎一个人猫在舞蹈房练舞,青年穿着黑色短袖运动套装,袖口卷到肩膀露出有着精瘦肌肉线条的手臂,正好最后一个鼓点落下,动作定格,青年保持着手臂上扬的姿势,胸口剧烈地起伏。

他听见了掌声,缓缓恢复成站立的姿势,原本眼底存着的哀婉一扫而空。他朝着声源望去,原本紧绷的后背肌肉瞬间放松。

“京浩哥。”

“挺努力的吗?”

宋京浩颇有余裕地倚在门框上,等金赫奎看见自己才走过去,离对方还有一米的时候突然捂着鼻子后退,眉头皱在一起。

“好臭,洗澡去。”

金赫奎一时无语。这个哥什么时候能不欺负我啊。

宋京浩对于金赫奎来说是个十分复杂的存在,亦师亦友。他是著名的音乐制作人,金赫奎进公司之后也是他一手在带着,按辈分算金赫奎尊称他一声老师也不算过分,只是宋京浩是个海归派,比金赫奎大不了几岁自然不是很在意这些礼数,把自己的学生当成兄弟相处,能吃香喝辣的便带着一起,算是一等一的好,这也就是就算宋京浩如此埋汰金赫奎后者也只是无话可说罢了。

金赫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嘴炮,抽了毛巾就往头上糊,把汗擦得半干才仰起头看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宋京浩:“京浩哥你过来干什么?”

“刚下课啊。”宋京浩晃了晃手上的乐谱。

金赫奎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复杂:“你不会趁李老师生病去给练习生代课了吧?”李老师是金赫奎练习生时期的声乐指导。

宋京浩微笑着轻轻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金赫奎忍了好久才没有把手上的空水瓶砸到宋京浩身上并且大喊一声:别带坏小孩啊!

宋京浩是音乐制作人不假,艺术水平高超金赫奎也承认,只是就像“不是所有足球教练都一定踢得好球”一样,宋京浩的唱歌水平金赫奎实在是不敢恭维——并不是难听,只是太过放荡不羁。

金赫奎突然开始担心自己后辈们的前途会不会因为这么一节声乐课被彻底扭转。

他的表情宋京浩看得真切,抬手作势要锤金赫奎。金赫奎怵宋京浩,双手迅速抬起护住头部,便听见宋京浩低沉的笑声。

“逗你玩的。我来公司看看你。还有你Showcase的曲子不是说有新想法吗?洗个澡去我那里?”


-TBC

评论(3)
热度(63)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