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09

前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paro



Showcase的前一晚电视台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龙,田野下班的时候从走廊那儿路过,瞥见外头绕着电视台大楼已经围了一圈小姑娘,脖子上缠着毛巾地上铺好了塑料纸,三三两两扎堆在那儿聊天,很是兴奋。

“现在的小姑娘也是挺……”经纪人瞄了一眼正望向窗外的田野,欲言又止,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这么晚了都。”

“毕竟是全民老公好吧?”田野语气里带着股沾沾自喜的味道。

他所说的是最近一本时尚杂志在网络上做的关于“你最想嫁给哪个男明星”的调查,出人意料的是金赫奎的名字力压一众一线男星跃居首位,第二名是去年被称作“最性感的男人”的演员,而当选理由也让人摸不着头脑:“看上去很安全”

这条微博的截图在朋友圈已经被转发了好几次,经纪人显然也看到了。

“啊哈哈哈哈哈!那个当选理由……都不知道是在夸他还是在说他丑。”经纪人抬手弹了下田野的脑袋,“说起来你这么开心做什么?又不是你当选。你怎么不争气一点也给我搞个这种名号来好帮你接活啊。”

田野也在候选人名单里,排在100名开外。经纪人说这话也只是开开玩笑,毕竟田野这个人二十多岁长着一张十八岁的脸,当个弟弟宠着看看还行,当老公怎么都觉得有点别扭。

这话反而让田野认真起来。他抬手勾住经纪人的肩膀,一脸严肃地盯着他看,不说话。经纪人被盯着有些发毛,抖了抖肩膀问田野怎么了,有话快说。

“我可爱呀。”

他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容,两眼眯成一条缝儿,嘴角向上咧,露出一排小白牙。

他的笑容带着阳光的味道。

经纪人没有来得想起一个田野的粉丝在网上发表的田野安利向的小短文里的一句话。确实如此。和田野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这个人啊,真的可爱。庸俗地说,他一笑啊,世界都亮了。

“你当你谁啊没大没小的。”

可惜这招唬唬小姑娘还行,对象换成已过而立的大老爷们实在是有点儿浪费。

“啊啊、别、别打我!哈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

田野闪开经纪人作势抬起的手掌,又向外瞟了一眼,视线收回,心情不错地哼哼。


等田野回家后夜排的队伍逐渐壮大,等第二天早上来的时候已经从这条街的顶头排到了第二条街的末端。

“哇……这么多人。”韩王浩趴在窗户上从上往下看,人群密密麻麻地把电视台大楼包围了个严实,要不是有忙着清点人数的红衣staff在人群里穿梭,简直就是僵尸攻城的壮观场景。

宋京浩瞄了眼,嘟囔这小子人气挺高,回身冲着房间那头喊金赫奎,问他要不要来看看。

因为有夜排粉丝的关系金赫奎被迫五点钟起床往电视台赶,为了不被堵在电台门口还特意乔装改扮从后门用走路走进的电视台,现在被Cody摁在椅子上化妆,没有睡醒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他听见宋京浩在叫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叫他,刚想睁开眼又被Cody勒令赶紧闭上,嗯了声算自己听见了便没有下文。

金赫奎的声音太小宋京浩听不见,他以为金赫奎没听见于是特意跑到本人跟前炫耀对方的高人气,顺带自己也夸了一通。金赫奎抬起手给宋京浩鼓了个掌,一句“那哥真是很棒棒哦”还是没敢说出口,怕他一肘子毁了刚刚造型师捯饬了很久的发型,免得被念叨。

去把衣服换了。Cody直起腰跟在金赫奎后面去更衣室,在门口等了一会儿敲门跟进去,五分钟后金赫奎苦着一张脸和Cody一起出来,侧着身子往墙边随便一靠,叉着腿站着,要多懒散有多懒散。

“太快了吧……过来坐啊害羞什么。”宋京浩有些暧昧的眼神在金赫奎身上扫了一圈。

金赫奎选择无视这个哥哥带着颜色的调侃:“没法坐下来。”

啊?坐一下又不会毁了你这个造型。宋京浩有些莫名其妙。

金赫奎现在穿着一件米色长款西装马甲,内搭是一套黑衬衫加黑裤子的正统短袖校服,领带歪歪斜斜地系着,过长的一端塞进马甲口袋里,黑色的九分裤衬得他的一双长腿更加修长,脚上蹬着一双尖头绑带黑皮鞋,有着股介于男孩与男人之间微妙的小俏皮。

金赫奎叹了口气,撩起马甲背过身,屁股冲着宋京浩。

因为这个啊哥。

宋京浩凑近一看,发出幸灾乐祸的大笑。

说到底这还是金赫奎自己的问题。他的是属于腿特别细的那一类,于是服装组准备的长度腰围正好的衣服往他身上一套裤脚管便有点儿空荡荡的,显得特别邋遢。像这样一般会选择用别针来固定布料好让衣服贴合身材,只是金赫奎身上的别针一直从裤脚管延伸到臀部下方,还在别针上欲盖弥彰地缠上和裤子同色的丝带打掩护。

金赫奎不想坐下原因有二:一是怕别针戳到自己,二是刚刚被服装师再三叮嘱不要乱碰这些别针他们不想再一次返工。

”哟,这么开心呢?“

这会儿经纪人拎着几个袋子从外面进来,后面跟着助理和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先把袋子放在桌上说这是粉丝送过来的让助理赶紧拍个认证照,给金赫奎留一份剩下的大家分掉,然后走到金赫奎旁边让他跟出来一下。

把腰背挺直了。金赫奎的腰侧挨了经纪人的一巴掌。


让金赫奎出来的目的是见见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算是为将来的合作打点好关系,赵志铭也被一同拉了过去,半真情半客套的寒暄过后就退到人群最外围,隔着一溜电视台领导看见原本驼着背的金赫奎被经纪人上了一巴掌瞬间挺直的样子有些好笑。

来之前赵志铭在田野那儿,田野早就换好了西装化上了妆瘫在沙发里随时准备出发。他本来想打着看偶像的旗号实际上是挡领导枪子儿的目的拉上田野一块儿来这,但田野说不想去没让他得逞。

”欸——你们这些粉丝真的善变。“

田野放下手上的稿子,剽了对方一眼。

”说自己忙的很还有空在我这里闲聊?赵志铭看来你真的过气了这么闲,我帮你和经纪人提一下如何提高曝光度?“

呵。傲娇个什么劲啊。

赵志铭翻了个白眼,看领导们的话说的差不多都准备离开,这才走上前蹭到金赫奎面前,伸出手,十分客套地做自我介绍,并预祝Showcase顺利举行。

”啊,还有一件事,有个人托我向你转达的。“

临走前田野拽着赵志铭说见到Deft一定要这么和他说。

”谢谢你的坚持,辛苦了。“

”啊……谢谢。帮我和那个人说谢谢,我会加油。“金赫奎笑了笑。


田野在屋子里眯了一会儿被经纪人电话叫醒,说收拾收拾来地下车库。他打了个哈欠,对着镜子整理一下被压乱的头发才走出屋子。走到半路上他想起什么,看了眼时间,按照预定的流程金赫奎的Showcase刚开始。

诶?要不要去看一下?

之前装病翘班去看Deft演唱会那是田野还年轻任性,虽然并没有被发现,但受到良心谴责的他决定决不能因为私欲误了工作。但现在时间还算充足,这个念想就像一块飘香的肥肉,在田野面前晃啊晃,止不住地流口水,心痒痒的。

一个他说:早点去工作。一个他说:就看一眼没事的。

这么纠结来纠结去田野不知不觉已经晃荡到金赫奎开Showcase的演播厅门外。保安看见田野脖子上挂着电视台的工作证又穿着一身正装,以为是领导来视察,手脚麻利地开了门把人请了进去。

——诶?

田野一脸懵逼地站在观众席最后一排,加强的音响和来自内场观众的尖叫声震得有些耳膜发麻。无意间从了自己的愿。

算了到都到这里了看完开场就走吧。

他双手环胸靠着后墙站着。屏幕上正在播放VCR,是Deft出道以来所有官方影像的混剪,展现了他是如何从一名练习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样子。

VCR的末尾金赫奎推开了一扇门,门内是无尽的黑暗,一席白衣的他毅然决然地踏入阴影之中,一步一步,逐渐被阴影吞噬。

灯光骤暗。

——啪嗒、啪嗒

不知道哪里传来了脚步声。

一束追光打向舞台的正中央,一身黑衣的金赫奎手握着立麦抿着嘴,好像在微笑。全场的观众爆发出一阵尖叫,他仿佛对此毫不在意,摄像机的镜头正对着他,大屏幕上他脸上挂着有些懒散的表情,抬起手指压在嘴唇上。

演播厅一时间安静下来。

金赫奎满意地点点头,朝台下比了个ok的手势,这才凑到麦克风旁,手指敲着麦克在打节拍。

”九十九封信整齐地叠在抽屉

九十九句用爱编织的诗句

九十九次问自己要不要放弃

还是没勇气 说出我爱你

什么时候才来呢 第一百封来信

由我寄出第一百零一句 我爱你“

金赫奎轻轻哼出《第一百零一封信》开头的独白。这首歌被田野翻来覆去听了好些遍,也许是歌词所描述的故事与自己的经历相似,他最喜欢这一首。

用抒情曲开场吗?田野有些惊讶。

但并没有如田野料想的那样,在一段钢琴独奏过后节奏突然变得急促起来,电音乐器的加入再一次点燃了现场的激情。金赫奎把马甲一甩把话筒取下沿着舞台边缘从这头跑到那一头,熟悉的歌词旋律被重新编排,加入摇滚元素后反而有了点儿不一样的味道。

田野托着下巴,目光紧紧地粘在舞台上四处跑动的身影上,生怕错过任何一帧画面。

不过他的声音唱摇滚还是有点儿……

鼓点骤然结束,金赫奎跑回舞台中央支着腰,把气喘匀了才将麦克风放回架子上,恢复到平日里有些软糯的模样。

”喜欢吗?“

——喜欢。

毫无悬念的回答。

金赫奎有些害羞的捂着脸,面对第一次尝试的东西多少有些放不开。田野看了下手机,经纪人刚刚打了两个电话没接到,估计这会儿正在跳脚,这才急匆匆地离开。

隔音门合起之前他回头又看了一眼,舞台上金赫奎捂着半边脸,笑的无奈。


所以他并没有听到金赫奎接下来的一段话。

”其实公司本来不允许我用这首歌开场的……但因为有一些特别的原因……我还是想,无论如何我也要用它作为开场曲,所以改编成新的版本,不知道你们喜欢吗……“

场内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他示意粉丝安静下来,听他继续说。

”这首歌,献给一位不具名的朋友。因为他才有了现在的我,只是很可惜那时候我没有对他表达过任何感谢。“

”现在有些迟了啊……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希望你能知道……无论如何,非常谢谢您。“

他弯下腰,朝着观众席深深地鞠了一躬。

评论(5)
热度(76)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