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喰种软呼呼

用来甩长篇的子博 本体移步→@李夏如
请勿转载文字,谢谢。

故作寡言少语 12

前文指路


※请勿上升真人


※娱乐圈paro



一时间两人没有了交谈。一曲终了田野将金赫奎从头到脚给称赞了个干脆,顺带给他抛去了橄榄枝——他说既然原唱在这何不乘此机会唱两句?

这不是台本上预定好的情节,如此临场发挥算是田野以权谋私的行为,说实话他自个儿也没把握金赫奎会不会答应。田野有些紧张地看着金赫奎,后者咧开嘴,舌头扫过上唇,收回,啊了一声,似乎在犹豫。

好啊。过了两秒金赫奎说道。就rap部分两句吧。

如此突发的清唱请求金赫奎早已习惯,为此特意苦练了一番唱功,现在随时随地嗷两嗓子完全没问题,方才有些迟疑的态度是装出来的。田野期期艾艾的眼神实在太可爱了,他突然有种逗弄田野的坏心思。

不过唱歌这部分是自己老本行,金赫奎有自己的骄傲,自然认真对待。

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手指在桌面上打节拍,坐直身子,嘴唇靠近麦克风,刻意压低了声线。

“看起来很好 一切都重新开始了

在你眼里我还是笑着的吧

明明做好决定了 该整理好心情了

我走了 再见吧 出发了

路口的红灯什么时候这么漫长了呢”

“差不多就这样吧。”

金赫奎唱完就缩回椅子里。他喜欢咬着舌尖笑,靠在椅背上半个身子左右轻轻晃动。田野十分狗腿的带头鼓掌,夸奖了一番,把稿子翻了一页,扫了眼页头被自己重点圈出的地方,组织语言,向他提问:

“歌词是自己的写的?真是有才。”

“谢谢。”金赫奎微微倾身。

“很悲伤的歌词……有什么含义吗?”

“啊……讲的是和恋人分手后收拾心情重新开始的故事。”金赫奎慢慢地说,“虽然京浩哥当时是这么说的……不过写歌词的时候,想的是自己的事。”

“女朋友吗?”田野捕捉到一丝异样,故意下套等着金赫奎往下跳。

“不,是刚刚成为练习生的时候,那段日子很难熬。”

田野在PD的授意下引导金赫奎继续把这段往事讲完,听到一半他只觉得有些心疼。艺人这条路从来都不是捷径,而成才的路偏偏是根独木桥,实力、运气、心计……像金赫奎这种幸运儿脚下踩着的尽是同期伙伴破碎的梦境,自然背负的也就更多。田野是正统科班出身,有天赋运气好没怎么走弯路,和金赫奎这些从泥潭里摸爬滚打最后站出来的相比算是过分幸福了。

他突然想到刚刚那组小鲜肉战战兢兢的样子,大概也是很珍惜这次出通告的机会。

“那……现在作为歌谣界的前辈,有什么话对后辈说吗?”田野问。

“不忘初心吧……不过我除了唱歌写歌什么都不会。”金赫奎自嘲道。


直播结束按照惯例合影留念,金赫奎又被工作人员抓去合影签名,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田野一个人缩在墙角,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做什么。

“Meiko?”

他走近了些,被唤到名字的人略僵硬地慢慢转过身,脸上挂着无措。他的眼眶红通通的,眼角被蹭破了点皮,像只受惊的兔子。

怎么哭了?金赫奎不怎么擅长应付眼下的情况,有些无措。

“啊,Deft啊……你要走了?”

田野吸吸鼻子,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虽然金赫奎可以云淡风轻的讲述他的往事,作为倾听者的田野也可以只把这段话当做耳边风就此忘记,但那波澜不惊的语气下到底藏着多少暗流汹涌只有金赫奎自己才知道。偏偏田野是他的粉丝,所以他会去揣摩他的心思,会去心疼他的平静,然而比起粉丝更高明的是他自己处在这个圈子里,因此更加感同身受,同时觉得幸运。

还好你走到了这里。

“没……看到你在这。”金赫奎挠挠头发,手在身上的几个口袋上拍了拍,摸了一包纸巾出来塞到田野手里,“眼角都破了,轻一点。”

田野垂着脑袋没有接。

“不是第一次见了,不用这么客气。”金赫奎以为这是田野对初次见面的人的矜持。

“啊?”田野反而蒙了。

“不是第一次见面。”金赫奎说。

田野诶了一声。

金赫奎走的离田野更近了一些,他知道旁边的人事能够听得见他们说话的,不知道为何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那天录节目,和我讲台本的是你吧。”

“你……认出来了?”田野的脸蛋有些发烫,声线微颤,心脏咚咚狂跳。

金赫奎点点头。当然他没告诉田野他听过他的广播甚至练习生时期还见过他的事实。

“门口还贴着你的海报,所以认得出。”金赫奎却是如此跟田野解释的。

“额……所以是今天才知道的吧。”田野叹气,还以为偶像也知道自己白高兴一场。

他突然想起什么,急匆匆地掏出手机,抬起头,眼神亮亮的。

“机会难得,换个联系方式吧。”

金赫奎一愣,面露难色。田野自知自己的举动有些唐突,以为金赫奎会拒绝他,便收起手机说麻烦就算了。

“不是,我今天没带手机。”金赫奎解释,“我报手机给你吧,我回去加你微信。”

哈?

现在还有出门不带手机的人,少见。田野嘟囔了句,却还是乖乖的举起手机记下金赫奎的手机号,输入进搜索框。

“这个?”田野把手机屏幕转给金赫奎看。

金赫奎点点头,那边经纪人在叫自己。他和田野道了别便匆匆离开。

嘿!田野到嘴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金赫奎就已经先行离开。他习惯性地咬着指尖看着金赫奎离开的背影,有些无奈。

我不说我的微信ID他怎么会知道哪个人是我啊?每天工作交流的人这么多。

算了,再说吧。田野把手机塞回口袋里。


这件事被田野暂时的抛到了脑后。他忙起来脚不沾地不说,手机肯定是没有时间看的。等他发现自己的聊天列表里多了一个看起来很陌生的头像,对话也只有系统提示的“你已经和对方是好友啦。”这段话,这才想起来那天和金赫奎说了要加微信的事情。

这会儿他还在电视台,身边都是熟悉的工作人员。金赫奎通过了自己微信好友并且自己为此兴奋到失态的事儿被传出去是要被前辈们笑话的,田野背过身,找了个一个确认没人看得见的角度,弓着身子,点开那个头像,手指快速地在屏幕上敲打。

-okieM:你好

-okieM:是Deft吗?[/疑惑]

田野发消息过来的时候金赫奎在自己家里,新专辑回归后他的通告表被排的密密麻麻。今天他只有下午一场专辑签售会,上午好不容易偷得半日闲正倒立着躺在沙发上发呆,余光扫过被随手扔在地板上的手机时屏幕一亮。他把手机捞过来,一看是田野,说出来的话也是乖巧地一塌糊涂。

-abcd1234:1

-okieM:?

田野手速很快,金赫奎这边消息刚发出来那边立刻秒回。电视台他之前准备Showcase去了几趟也知道他们是什么工作节奏,现在还不到休息时间,田野能回这么快大概是偷偷躲在哪里偷懒。

-abcd1234:没在工作

-abcd1234:?

田野听见桌子的另一端传来点儿骚动,两个工作人员之间似乎出现了争执,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组长手一挥说休息十分钟喝口水你们再继续争,说完逃也似的跑开,怕是早就待不住了。

-okieM:研讨会

-okieM:中场休息

这是田野实话实说,金赫奎却是认定了田野这会儿在偷懒所以和自己聊天。这样的认知其实挺不错的,你想啊一个人为了你放下工作陪你闲聊,这样被重视的感觉谁不喜欢啊。

田野打算出去买瓶饮料就回来,口袋里就揣了几个钢镚儿,手机放在桌上没带出去。等他晃着一瓶冰凉的可乐回到房间里,坐下,这才看到金赫奎的回复。

-abcd1234:好好工作

-abcd1234:别偷懒啊:-(

田野乐了。

-okieM:谁偷懒了

他等了一会儿,金赫奎没有再给他回复。田野这才放下手机去拧可乐瓶子。一口灌下,碳酸咕嘟咕嘟在口腔里冒着小泡泡,和他现在的愉悦的心情一样。


晚上田野约了赵志铭一块儿吃饭,两个人去了田野的公寓,叫了一桌子烧烤。电视随手调到一个频道,赵志铭咬着一串年糕缩在地板上看着,顺手给坐在他旁边霸占着他的手机沉迷手游的田野塞一串黄金糕。

“我说你,玩手机能不能用自己的手机玩。”

“还没装。这不是要付费吗?先体验一下好吧。”田野说的如此大言不惭。

赵志铭不想和这个人一般见识,挥挥手说你玩你玩,倒是仔细地看起这会儿电视上放着的家庭伦理剧来了。

田野玩的正起劲时微信弹窗跳了出来,他手一滑点开,递回给赵志铭:“有人给你发信息。”

“哦,你帮我回一下,手上全是油。”两个人这么熟了赵志铭微信里也没什么不能让田野看的东西,“什么内容啊。”

“你里大佬让你明儿赶早报道洗干净脖子等着受死,那两个小姑娘被发配到我们这里来了。”田野皱着眉读出那个有些拗口的备注名,“谁啊这是?”

“我经纪人的走狗。”赵志铭打了个哈欠,“你们组今天闹别扭的俩小姐姐貌似扔到我们这里来了。”

田野想起今天会议室里瞬间凝滞的空气就觉得瑟瑟发抖。“那回什么?”

“自定义表情,第二页第一个。”

田野按照指示翻到了,没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赵志铭说的位置是一个表情包,中文字一个,幼圆大写加粗的“哦”字。

“我真的心疼你们组的小姐姐们,遭到你如此粗森的对待。”

赵志铭扬了扬下巴,完全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田野帮赵志铭回复好正准备切回游戏继续玩,不经意一眼瞄到对话列表最下面的一个ID,DefTnT,头像是金赫奎本人。

“你的微信好友里还有Deft的粉丝啊。”田野感慨。

说什么啊。赵志铭凑过去瞄了一眼,拖长声音哦了声。

“那个是金赫奎。”

“金赫奎就……”田野的手一顿,声音抬高了八度,“金赫奎?”

赵志铭揉着耳朵抱怨你不要突然叫啊。

田野咳嗽两声试图掩饰自己的失态,赵志铭这会儿又沉进电视剧撸串去了,他也就没有继续向他求证。他翻了一下那个微信用户,下面显示的一排手机号和金赫奎给自己的不一样。

他悄悄地问自己经纪人有没有金赫奎的手机,传来的号码和赵志铭手机里保存的微信用户一致,但和金赫奎给自己的不一样。

什么情况这是?



-TBC

评论(16)
热度(86)

© 魔都喰种软呼呼 | Powered by LOFTER